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醉酒之后(茨狗)

cp:茨木童子×大天狗
警告:r18,非自愿性行为,捆绑,咬
声明: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黑晴明事件暂告一段落后,难得见到九尾狐从人间跑回来。
“没办法,这次那位阴阳师搞出来的事情闹的太大,现在城中到处都有会阴阳之术的人,烦得很。”
九尾狐在酒吞童子举办的宴席上大倒苦水,手里动作倒是不客气,满上酒吞童子的好酒就喝。酒吞童子笑笑不予评价,遥遥冲坐在另一端的大天狗举杯。
这次的宴席开得很大,连黑晴明事件时对立那方的妖怪都请来了。
大天狗本是不想来的,他向来滴酒不沾。可那荒川之主却欣然应允,大天狗这时若是不来,倒显得他有些拿乔。酒吞童子熟知老友的性格并不会多在意,但大天狗心里总是过不去的,只好也一起来了,远远地坐在一端,以茶代酒,向酒吞童子举杯。
九尾狐望过去:“他倒还是老样子,死正经。”
“死正经也比你好,嬉皮笑脸的,谁也不知道你心里在算计谁。这次你变的又是谁的皮囊?”酒吞童子笑道。
“哎呀,谁知道呢,谁好看我就变谁。”九尾狐眼睛滴溜溜地一转,突然笑得不怀好意地去捅坐在他身边的茨木童子……
====================

夜已深,可妖怪们的宴席还没结束,气氛反倒更为热烈。
茨木童子站在山上遥望,宴席处灯火阑珊,笑声隐约可闻。若是可以,茨木童子绝对会留在宴席,同他仰慕的挚友共饮佳酿。可是现在……
茨木童子低头看把大半个身子都挂在自己身上的大天狗,感到一阵头疼。
“大天狗,你能否站好一点?”
大天狗抬头,眯着眼打量了半天,含糊道:“我当然可以自己走……唔!汝为何人?为何拉着吾不放?!”
放手了你可不就摔了吗!
茨木童子无语。谁能想到,与酒吞童子并列的大妖怪,居然碰不得酒!
想到当时大天狗在宴席上突然倒下,把酒吞童子他们惊到不行。各路大妖面面相觑了一会,一致决定将大天狗塞给茨木童子照顾,茨木童子的抗议一律无视。
“茨木童子,这可是我交由你的重任。”酒吞童子一本正经地说,“大天狗可是位数一数二的强者,你照顾他一次,他便欠你一个人情,日后你便可找他比试。”
茨木童子看了眼安静地趴在小几上,面色潮红的大天狗,一时脑热便应下了。
此时的大天狗被山中的冷风一吹,意识有些清醒。见茨木童子迟迟不语,干脆自己用力一挣,从茨木童子怀里跌跌撞撞地往后倒退了几步。
茨木童子给他吓了一跳,忙一手抓住大天狗:“你干什么?!”
大天狗从温暖的怀里挣出来,冷得有点懵,觉得自己还不如不挣扎算了;可那温暖的怀抱好像属于一个陌生人,此时还在吼他。大天狗没来由地感到一些委屈:是啊,反正我败了,随便什么人都……
大天狗干脆甩开茨木童子的手:“放肆,吾的事情与汝何干?不要管我!”
说罢,扑腾了几下翅膀,歪歪斜斜地朝山顶飞去。
茨木童子给大天狗气笑了:喝醉了还给他摆架子!他堂堂一个大妖跑来照顾人,可那人还不知好歹!
气哼哼的茨木童子一甩袖,扭身就走。
管他的大天狗!他回宴席喝酒去!
可走没两步,又停了下来,烦躁地揉乱自己的头发,回头看一眼大天狗飞走的方向……
好像是自己的领地。
算了,不与醉鬼置气。茨木童子转过身,认命般地快速往大天狗的方向追去。
若不是因为挚友拜托,我才不愿理这醉鬼。等大天狗酒醒了,必须压着他向挚友道谢!
=======================

茨木童子追上大天狗时,发现大天狗站在一块巨石上,似是在沉思。越过大天狗再看,那巨石下竟是一池温泉,热腾腾地冒着蒸汽。大天狗低头注视着温泉,好像在思考要不要跳进去。
茨木童子挑眉:“还挺会找的。我这就这么一处温泉,位置还极为隐蔽,也亏得你能找得到。”
大天狗听到声音,微微偏头向下瞥了茨木童子一眼。皓洁的月光打在他身上,面容清冷疏离的大妖好似人类口中的神明。
茨木童子感觉心陡然一跳。
不可侵犯一般、高高在上的神明……好想将他拖入尘埃之中,让他染上欲念,染上疯狂……
大天狗薄唇轻启,冷冽的声音将茨木童子的思绪打断:“飞得高,望得远。我眼神好。”
茨木童子失笑:哪有什么神明,不过是一个醉鬼罢了!
“随你。你先下来,我带你先回去休息。”茨木童子走至巨石,向大天狗招招手,用像是哄孩子一般语气说道。
大天狗歪头想了一下,复而认真地摇摇头,看着茨木童子:“我不想休息。”
“那你想做什么?”
这难住大天狗了。大天狗还在醉酒中,头脑好似一片浆糊。他为难地看了看茨木童子,又看了看温泉池。
茨木童子会错了意,嗤笑道:“醉酒之时还想泡温泉?也不怕晕了头,昏倒在池中溺死。”
大天狗本意并不想泡温泉,却被茨木童子嘲讽的语气激怒,犟劲上来了:“若是吾偏要泡,汝奈我何?”
“你若是敢跳进池子里,我就许诺你,让你泡个痛快!”茨木童子料定大天狗不会跳进去,倚在巨石上抬眼看大天狗,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可醉酒之人的行为都是无法预测的。大天狗蹲下来,很认真地看着茨木童子,说:“这可是汝说的。汝可守信?”
茨木童子坦然对视:“我自然是守信的。”
大天狗盯着茨木童子看了好一会,忽而绽开一个笑容:“好。我信你。”
茨木童子被大天狗的笑容给晃花了眼,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天狗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见大天狗站起身,像是要振翅高飞一般伸展了一下翅膀,然后——
直挺挺地栽进了温泉池里。
茨木童子愣在原地,半晌才想起来抹一把溅了自己满脸的水。
“还真跳啊……”
醉酒之人……果然还是不能任由他乱来。
在岸上看了好一会都不见大天狗的身影,茨木童子有点担心:不是真昏过去了吧。
正准备下池子里捞他呢,忽然温泉池中央冒出一个人影。
“咳咳咳咳!——呼啊……”大天狗站在池子中央,晕乎乎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见茨木童子站在岸上,勾唇一笑:“我可是跳了,你该守信让我泡了吧?”
我哪敢让你泡!到时候昏过去了可怎么办?
茨木童子心累,无奈地向他招手:“你赢了,快些上来,等你酒醒了,我自会让你泡个痛快。”
哪知大天狗听了这话后不悦地皱眉:“你失信于我!”
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
茨木童子平时没多少耐心。遇到不听话的妖怪向来都是打,打服了打听话了就好了。
可是此时的大天狗……他能和一个醉鬼打吗?!
大天狗没理会茨木童子内心的纠结,依然很生气:“汝失信了!”
茨木童子下意识反驳:“我没有!”
“你有!”
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茨木童子定定心,决定不和醉鬼争论了,先带回去再说。
径直走进池子,茨木童子揽住大天狗的腰往肩上一扛。为了防止大天狗乱动,茨木童子特地幻化出右手托住大天狗的屁股。
大天狗只觉得天旋地转,然后就头朝下的被人扛在肩上。就算醉酒了,大天狗还是意识到这是一种怎样不堪的姿势。身为大妖,他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被如此对待。
“放开!”大天狗想要挣开,无奈醉酒加上被温泉烘得头晕,反抗力度大打折扣。
茨木童子感觉到大天狗在肩上扭来扭去,忍不住一巴掌打在大天狗屁股上:“别动了!”
“啪”的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大天狗和茨木童子都愣住了。
大天狗脸色通红,神色变换不定,咬咬牙最终还是没说话,安静的挂在茨木童子肩上;
茨木童子心虚地扛着大天狗走了一段,见大天狗始终不出声,尴尬地说:“呃……大天狗,我并未失信。只是你现在还在醉酒中,不适合去泡温泉……”
大天狗狠狠锤了下茨木童子的背,尽管茨木童子没什么感觉:“你闭嘴!”
“……啧。”
========================


万字车,来不及解释了Σ(´∀`;)

点我

评论(36)

热度(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