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欢乐树下的美术生(13)

121-125

121.

画室里有个画速写特厉害的老师。

不过他一般只带准考的高三生,偶尔才会来高二高一这边转转。

然后lifty就教育高二生们:“看到那位老师过来就不要发傻,醒目点把人给留下来,让他给你们做示范。”

“对,”shifty也教育高一生们,“看见人进来就上去抱大腿,不做示范就不给走!”

后来有一天,那位老师过来转悠。

高一生们顿时看见高二生们扑上去揽胳膊的揽胳膊抱大腿的抱大腿,老师都懵了。

最后老师被逼迫着做了一节课的速写示范,然后逃命似的跑了。

高二生们意犹未尽,琢磨着把人再搞过来做次示范。

高一生们一脸崇拜:不愧是shifty老师带出来的学生!

现在那位老师来高二这边的次数更少了呢。

122.

为了方便,其实画室的老师办公室里还有个小通道,里面有个小卖铺,专门卖画材。

后来有一天,大家惊喜地发现小卖铺里也开始卖零食了。

晚上上完课,lumpy陪着mole去小卖铺补充画材和储备粮。

正挑着呢,负责老师蹦着轻快的步伐跳进了小卖铺。如果无视他雄伟的身材引起了地板的震动,一切都很完美。

连瞎子都能看出他那愉悦的心情。

负责收钱的老师就当看不见他,认真地给lumpy和mole算着价格。

负责老师见没人理他,在小卖铺里转了一圈后,拿起一包薯片冲lumpy摇一摇:“嘿,你饿吗?”

lumpy摇头。

他又将薯片伸到收钱的老师面前:“你饿吗?你饿吗?~”

收钱的老师继续无视他。

负责老师收回手,看着像是要将薯片放回原位,结果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包装,乐呵呵地吃了起来。

“你们不饿,我饿。”

mole:“……”

lumpy:“……”

收钱的老师:“……”

“啊,对了,你不会收我钱吧?”

收钱的老师无奈地摇头。

你是负责人,你爱吃啥吃啥呗。

mole和lumpy:……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123.

回宿舍要经过一条窄窄的巷子。

lammy不幸被三个走成一横排的学长挡住了。

不过看在学长们都很帅的份上就原谅他们吧!

有个学长原本在接手机,挂了手机之后就极为恐慌地跟另外两个学长说:“完了完了完了,我妈要来看我!”

“来就来呗。”另外两个学长一脸莫名其妙。

“不!!她要来我们寝室看看!!”

“卧槽!!”另外两个学长大惊,“那TM是人住的地方吗?!”

走在后面听了一路的lammy一脸纠结地看着学长们。

124.

晚上回去其实还有速写作业的。

量多的话画到一两点那是常有的事。

为了避免犯困,画速写时一般会放high一点的歌活跃一下气氛。

lammy从11点开始就听着学长学姐们在超大声地外放歌,什么鬼都有。

这头小苹果还在火火火火火呢,那头欧巴江南style又唱上了;

接着天边最美的云彩就在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我好想你,好想你,不如自挂东南枝;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let it go,let it go,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

就在lammy的眼皮越来越重,即将合上的瞬间,突然响起了虎视眈眈的前奏让她精神一震,威风堂堂的呻吟声也跟上了。

还能听见其他寝室的学长们跟着一起“啊~啊~啊~啊~”

好评点赞!lammy兴奋地捂住脸。

……你们还记得明天上课要交的速写吗?

125.

其实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对高二生来说不过是月考了。

对高一生来说,他们的集训生活已经结束了。

收拾好大包小包的画材,高一生们静静地离开画室,谁也没有被惊扰到。耳边只听见高二生们唰唰唰地画画的声音。

shifty将高一生们送了出去。

画室的负责老师跑过来给他们拍集体照。

毕竟在这里呆了那么久,离开的时候都有些不舍。

负责老师看他们蔫蔫的样子,便鼓动他们一起喊口号,还把喊“茄子”改成喊“驴”。

高一生们都笑了。

照相时集体指着负责老师喊“驴”。

一片祥和的样子。

只苦了住在周围的居民,大早上的一声又一声的“驴”,还以为是在搞什么邪教仪式。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