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茨狗】偷得浮生半日闲

警告:游戏背景,其实应该叫咸鱼寮日常。
任劳任怨狗粮队长茨/老油条咸鱼狗注意
声明: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1.
召唤所内气氛凝重,阴阳师皱紧眉头,凝神紧盯着手上最后一张蓝色符咒。
最终下定决心般用力闭了闭眼,颤抖着开了语音:“wy你这么牛逼怎么不上天啊啊啊啊啊!!”
然后房间中央的召唤阵上乖乖巧巧站着一只三头身的大天狗,大概是听到了“上天啊”的余音,不安地抖了抖翅膀。
阴阳师愣了半响:“卧槽!真要上天啊?!!”

2.
等三头身的幼年大天狗长成了五头身的少年大天狗,便追着阴阳师满庭院跑。
“阿爸!我要新的御魂!”
阴阳师掏掏口袋,翻出来一堆生命防御针女,还是三星的。

“阿爸!给我吃个黑冬瓜吧!”
阴阳师翻翻背包,什么也没找着。

“阿爸……家里什么都没有吗?”
阴阳师咸鱼一样瘫在庭院里:“对啊。”
“为什么不去打呢?”
“为什么要打,我只是一条咸鱼啊……”
彼时还年轻的大天狗握紧拳头,眼睛闪闪发光:“为了实现吾之大义!吾要变强,然后……”
阴阳师赶紧打断他,再说下去这小孩能没完没了讲一天:“可是,地主家没存粮了啊!!”
大天狗一顿,转头看了眼对成小山包似的鱼子寿司,又默默转过头来盯着阴阳师。
沉默。
沉默,是今天的,
咸鱼寮。

3.
后来有一天,召唤所内又传来了阴阳师的大呼小叫:“上天吧!!!”
一阵寂静之后,又是一句熟悉的“卧槽!”。
万分艰难长成七头身的青年大天狗,幸灾乐祸地想着估计又是一个r级的小妖,却见阴阳师匆匆忙忙冲出召唤所,把怀里的小团子往大天狗那一塞:“大事不好了啊啊啊啊!!”
然而,此时的大天狗,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背上还背着个胖娃娃呀……
啊呸,错了。
真相是大天狗左手拎着一个灯笼鬼,右手抓着一个帚神,背上背了一个赤舌……
于是被塞过去的小团子他根本接不住,咕咚一下掉地上。
大天狗看着阴阳师,阴阳师看着大天狗。
沉默。
是今天的,
咸鱼寮。

4.
幸好这只小团子瓷实,没事人一样自己站起来拍拍屁股,仰着小脑袋看向大天狗——
“你好像很强的样子。很好,我喜欢强大的人,我叫茨木童子,是要成为——”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他,心想:
呵,naive。

5.
俗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当年那个追着阴阳师天天叫着大义大义的大天狗,被这咸鱼的气息同化,成了一条咸鱼狗。
大天狗:啊,不想带狗粮。好累,我只想做一条安静的咸鱼……
要是当年那只三头身大天狗看到现在自己这个懒样,估计会吓到蹦起来对着现在的自己的膝盖就是一个羽刃暴风。

6.
“大天狗!你好歹是一方大妖,怎么会堕落成这样!”三头身的茨木童子叽叽喳喳。
“哦。”大天狗面无表情牵着茨木童子打麒麟:不想带孩子,好想回去。

“大天狗!你为什么不用羽刃风暴?”三头身的茨木童子蹦来蹦去。
“懒,不想飞。”大天狗面无表情,反手一个风袭卷死对面麒麟。

“大天狗!你用着生命针女是不能变得更强大的!”三头身的茨木童子蹦累了蹲会儿,更矮了。
大天狗低头瞅他一眼,白色的头发乱蓬蓬的卷着,有点可爱。
“茨木童子。”
“什么?”
“穿着招财猫的人没资格说我。”
“…………”

7.
回到庭院,大天狗一脸幸福地咸鱼摊了。
茨木童子蹲他旁边看了他半天,然后把脸埋到膝盖里,闷闷不乐地开口道:“大天狗。”
“嗯?”
“你讨厌我吗?”
大天狗歪头看了看低落的茨木童子,想了想,说:“不讨厌啊。”
“你带着我的时候看起来很不耐烦。”
大天狗眨眨眼:“我是不耐烦。”
“!!”
“可不是因为你,我只是不喜欢去打架而已。”
茨木童子抬起头看他:“真的?”
“真的。你刚来大概还没发现,阿爸是个特别懒的人。不喜欢打麒麟,不喜欢打大蛇,和其他阴阳师对战也不喜欢,最喜欢的做的事就是窝在庭院里发霉……我是最初跟着他的式神之一,久而久之就被他同化了。你看其他来的早的人,像萤草三尾狐雪女她们,也不都一回来就钻进房间不挪窝吗?”大天狗没忍住,伸手揉了揉茨木童子的头发,手感真好。
茨木童子呆呆地点点头。
“所以说,不是你的原因。你可别学我们,你不是还有追求吗,你不是还要变得更强吗?那就放开胆子去做!之后我们寮可得靠你了!”
“我明白了!我一定不会像你和阿爸一样变成咸鱼的!”
大天狗噎了一下,无法反驳。只好无奈地揉茨木童子的头发,把茨木童子的头发揉得像炸毛了一样。
“对对对,真乖。”
茨木童子突然间脸爆红,飞快站起来一溜烟地跑远:“我去找阿爸打大蛇去!!——”
大天狗没来得及拦,眼睁睁地看着茨木童子一头扎进阴阳师的房间。
可是阿爸现在还没来啊。

8.
后来阿爸来了。
然后拒绝了茨木童子的请求。
“茨木童子啊,你既然听大天狗说了他是咸鱼,”阴阳师语重心长,“就没明白我也是吗?”
茨木童子回头看了眼仿佛在散发着堕落的咸鱼气息的庭院,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被上天选中要来改变这一切的命定之人。
任重而道远啊,茨木童子。

9.
自力更生把自己养大,茨木童子与一庭院咸鱼式神完全不同的勤奋风格让阴阳师十分感动,然后把新来的小式神们和白冬瓜全塞给了他。
不得不说,长成青年后的茨木童子人高马大,一圈下去对面团灭,要是没有,那就两拳。让人非常放心,让小式神们敬佩不已。
白冬瓜啊,白冬瓜会炸个烟花给茨木童子看,以表感谢。
这天也一样,茨木童子呼啦啦地带着一群小式神出去,又呼啦啦地带着一群长大的小式神回来。
“辛苦了,”阴阳师站在门口迎接他们回家,“白冬瓜都在结界里,它们也麻烦你啦。”
茨木童子点点头,把小式神们交给阴阳师,转身去结界。路过庭院的樱花树时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却没看见那个常常坐在树下的人。
反倒是在结界里看见了他。
“大天狗,你怎么来结界里了?”茨木童子有些意外,挨着大天狗坐下问他。
大天狗懒洋洋地靠着结界的旗杆:“过来蹭经验。不想自己去打只好来结界了。”
这倒像是他的风格。茨木童子心想。
看大天狗头一点一点的,像是要睡着了一般,茨木童子下定决心开口说道:“大天狗。”
“嗯?”
“我现在可以自己带一队人出去打架了。虽然与其他阴阳师对战还有些勉强,但是打麒麟和大蛇完全不是问题。”
大天狗静静地看着他,等他的下文。
“现在新来的式神都是我带,白冬瓜也是我带。我效率很高的,你不用动手,我能一次性搞定。所以——”
“所以?”大天狗歪头。
“所以,”茨木童子深吸一口气,“你和我一起出去吧。我带你打针女,我带你升级,你要是想看烟花,我也可以去,抓个冬瓜放给你看——”
大天狗忽然笑了,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比自己还高了的青年,伸出手揉乱他的头发:“好。”
茨木童子看着大天狗:“你不问为什么?”
大天狗说:“我是咸鱼,不是傻。”
然后凑过去亲了一口茨木童子的脸,在他耳边说:“我也喜欢你啊——”

10.
“大事不好了啊啊啊!!——”
阴阳师又大呼小叫地飞奔而来,把怀里的小团子往茨木童子怀里塞:“麻烦把这个孩子也带去升级吧!拜托了!”
此时的茨木童子左手牵着新来的小茨木童子,右手……哦他没右手。
但是站在他右手边的大天狗顺势接过了小团子。
新来的小团子被抱在大天狗怀里,手里攒着团扇,背后的黑翅膀抖了抖,一脸严肃的小脸和大天狗无异:“你实现大义了吗?我的同族。”
大天狗看着茨木童子,茨木童子看着大天狗。
只有小茨木童子绕过去,踮起脚摸了摸小大天狗的头,一脸过来人的样子:
“欢迎来到咸鱼寮。”

end.

后续:
1.
“所以实现大义了吗?”小大天狗不依不饶。
“如果大义是咸鱼的话,我们全都实现了。”小茨木童子领着小大天狗去他的房间,抬头看看自家庭院,悲从中来。

2.
“看到那边那个我的同族了吗?他是我们寮唯一一个不咸鱼的。你想要实现大义得找他。”小茨木童子指着茨木童子说道。
小大天狗一脸严肃地点点头,缠着茨木童子升级去了。
小茨木童子松了一口气,飞快跑到樱花树下挨着大天狗,继续做一条安静的小咸鱼。

真·end

评论(11)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