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非典型恋爱(3)

  +3.+

    回到早上,splendid飞快地逃走之后lumpy悠哉游哉地又去买了杯咖啡,走出店门时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正巧手机铃声响起,还是特别设定的紧急铃声。lumpy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咽了咽口水,摁下接听键,lumpy换上一种有些掐媚的语调:“呀,小giggles,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来电话了?”
  
  “lumpy,”电话那头的giggles显然压着火气,努力使语气平静却隐约能听见磨牙声,“你还记得今天星期几吗?”
  
  “当然记得!”才怪。lumpy飞快转身冲进店和lammy比手划脚一番,lammy烦他得很随手给他一指挂历。
  
  “今天不就是——卧槽原来今天星期一?!我说splendid那小子怎么这么急……”
  
  giggles给他气笑了:“lumpy你根本就没想起来今天要上班吧?!!你昨晚肯定又鬼混去了!天天混你怎么就不死床上啊你!!”
  
  lumpy自知理亏,小声地说:“我身体好……”
  
  “闭嘴!!你现在马上来上班!今天还有你的手术!!十分钟内我见不到你你就等着splendid的最新头条是‘种马庸医沉迷美色耽误正事,同院好友大义灭亲’!”
  
  lumpy苦笑,大步跑到街道上伸手拦车:“giggles小姐你可饶了我吧,我又不是splendid哪跑得出这种香港记者的速度?”
  
  “splendid他也不是香港记者好吗……不对怎么被你带跑了,总之你快点,院长好像也有事找你。”
  
  

    lumpy一下出租给完钱拔腿就跑,一路上撞到不少医生护士。
  
  “哈哈哈lumpy你又迟到啊!”
  
  “lumpy你得请客!我们这都算是工伤了!”
  
  lumpy跑着顺势转了个身,边后退边道歉:“不好意思啊!下次有空我绝对请你们去喝一杯!”
  
  笑着告别后一个回头,就看见giggles狞笑着的脸,吓得lumpy笑容僵在了脸上。
  
  “呃,giggles,”lumpy眼睛一转,正好看见手中买了还没喝的咖啡,立马讨好地递过去,“你看这是我特地给你买的。”
  
  giggles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接过咖啡没好气地说:“3号床的病人已经进去了,还有几分钟你速度点。”
  
  “好的没问题!”
  
  lumpy匆匆赶去无菌消毒室换好衣服戴上口罩,走至手术台前,冷静地开口:“现在,手术开始!”
  
  手术台的灯将他的眸子照得熠熠发亮。
  
  看来giggles今天格外生气不是没有道理的。
  
  今天排的手术特别多,等所有台的手术结束时,lumpy都快累趴下了。
  
  其他医护人员也没好到哪里去,出了手术室全都在休息室里东倒西歪地歇着。
  
  有人起哄道:“lumpy!来一次那个!”
  
  其他人立马精神了:“对哦,我们有lumpy!来吧,提神啊!”
  
  lumpy随手将衬衫解开几颗扣子,笑道:“门关好,你们是beta无所谓,可别吓到那些alpha或是omega的病人。”
  
  “我看你小子可希望有omega病人被‘吓到’了!”
  
  lumpy大笑,进而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alpha的信息素格外霸道,味道不容忽视地侵占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对beta来说,这味道大概也就空气清新剂的水平。
  
  “lumpy你这信息素比风油精还提神啊。”其他医护人员感慨。
  
  lumpy的信息素是薄荷味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谁第一个发现了lumpy信息素的妙用,现在高强度的手术后让lumpy自由释放信息素醒醒神成了传统。lumpy释放信息素可以放松,其他医护人员可以醒神,一举两得。就是事后去除味道麻烦了些。
  
  有人突然嘟囔了句:“我怎么感觉我被曼妥思包围了呢……”
  
  其他人爆笑,说要往lumpy身上倒可乐看看会不会爆炸。
  
  lumpy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这时giggles刚好开门进来:“lumpy——诶你们醒神呢?lumpy你收下信息素,splendont在办公室等你。我可不想我们医院被俩发狂的alpha给拆了。”顺便把咖啡还给了lumpy。
  
  “splendont?真难得啊。咖啡你不要吗?”
  
  “凉透了,跟我今早的心一样,不喝!”
  
  lumpy耸肩。回到办公室果然看见一团红毛毫不客气地坐在自己位置上。
  
  把咖啡搁办公桌上,lumpy把splendont轰下办公椅:“怎么今天你来找我?splendid天天作死终于把他作死了?”
  
  “可不是嘛。”splendont心情好,欢快地让出位置倚着桌子,“给我们主编训了,所以这次的主题我来负责。他搭档都分给我了。”
  
  “深表同情。”lumpy幸灾乐祸地笑,“你们主题是什么?跑我这里来。”
  
  “你们院长没和你说?我联系过他了啊。”
  
  lumpy摸摸鼻子:“今早迟到了,就直接去手术室了……”
  
  splendont理解地点头:“被splendid的智障传染了吧?提醒我以后离你两个都远点。”
  
  “需要我提醒你也离智障不远了。所以主题是?”
  
  “‘爱岗敬业的小镇居民’。”说完splendont也没忍住露出了扭曲的表情。
  
  lumpy憋笑憋得太辛苦表情也很扭曲:“牛逼。你们主编没疯吧?”
  
  “就是闲的。主编也是我们镇也是,上次splendid拿的头条是‘新镇长上任典礼遇火灾,迷之英雄火场救人却救出爆炸头假发’。”
  
  lumpy中肯地点评:“没毛病,DB的本体。你要是救出真的db(dead body)那就出事了。不过那次怎么是你,一般来说都是……”
  
  splendont推了下蓝框的眼镜,压低了声音:“那次和splendid搭档的不是之前那个好糊弄的,是这次和我一起的新人摄影,你应该还没见过。”
  
  “难怪,”lumpy迟疑了一下,“你们还要继续做这个吗?”
  
  splendont摇摇头示意lumpy不要说下去:“我无所谓,主要是did是个傻子,说什么‘hero就是为了拯救别人而存在的’,我最多就帮他顶下班。”
  
  苦笑一声,splendont低声叹道:“什么hero啊,不过是两个怪物……”
  
  lumpy无言地拍拍splendont的背算是安慰。他们从小认识,splendid和splendont的第二身份也只有他知道,可他什么也做不了。lumpy曾半开玩笑地说,他能做的只有帮这两个傻子收尸。
  
  当时splendid却一改常态,很认真地说了些什么呢?……
  
  “不说这个。对了,你那个摄影师呢?”lumpy打起精神轻松地开口。
  
  splendont回过神:“哦!刚刚你还在手术中,他就先去拍摄医院内部的照片了。”
  
  门外由远到近传来平稳的脚步声。
  
  “这不来了吗?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们的新摄影师,”splendont转身向走进办公室的男子打招呼,“mole,这位就是采访对象了。”
  
  lumpy一脸震惊地看着来人。
  
  mole微微歪了歪头,笑着伸出右手:“你好,lumpy先生,又见面了。”
  
  “呃……好久不见?”lumpy僵硬地站起身握上mole的手。
  
  splendont莫名其妙:“你俩认识啊?”
  
  “一面之缘。”
  
  “认识!”
  
  mole看了lumpy一眼,松开手,冲splendont点点头:“嗯,今早认识的。什么时候开始采访呢?我先去调整设备。”
  
  “我和他商量一下,待会叫你。”
  
  “好。”说罢,mole转身又离开办公室。
  
  lumpy立马转头对splendont说:“splendont,你说的新搭档就是他?!”
  
  splendont更加奇怪了:“对啊,原来你们认识啊……卧槽你们不是那种‘认识’吧?!要我申请换回来吗?”
  
  splendont惊恐地瞪大眼: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当然不是!!”lumpy吼完splendont,突然捂住脸,“不用换,我很喜欢他……”
  
  “哦,你嘛,正常。”
  
  “这次不一样!我是真心想追他!”lumpy猛地坐直差点撞上splendont下巴。
  
  “等下??你是认真的?!”splendont惊恐地捂着下巴躲开,“你们俩什么情况?”
  
  lumpy把早上发生的事和splendont说了一遍,splendont感到世界真魔幻:“不管你是想要和他打一炮还是天荒地老啦……我尽量在采访期间给你创造独处的机会吧。”
  
  lumpy非常感动地握住splendont的手:“好兄弟!我感谢你全家,真心的!!”
  
  “滚滚滚,怎么跟骂人一样!”splendont嫌弃地抽出手,“不过我并不觉得你们能成就是了,何况mole还目睹了你早上的人渣样。”
  
  lumpy泄气地倒在桌上,视线刚好触及那杯冷掉了的咖啡。想到刚刚mole的疏远,lumpy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giggles不喝了:
  
  心累的时候,确实不适合透心凉。
  
  就算是碳酸饮料透心凉了也不会心飞扬的!!
  
  +tbc+
  

关于剧情,我现在很纠结是一章鹿盲一章军觉英,还是两章鹿盲两章军觉英这样子写啦_(:3」∠)_感觉让splendid在线等了好久哦2333333
求评论说下你们想要看哪种啦,之后就一直这么写了( ´∀`)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