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蒙眼paly(茨狗)

cp:茨木童子×大天狗
警告:r18,半强迫性行为,蒙眼
声明: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ps:配合我的第一辆车吃风味更佳

“你要带走他?”
“对,我和他有故。”茨木童子颔首,也不等晴明说出下一句,打横抱起尚在昏迷的大天狗。黑焰燃起,退去时原地空无一人。
晴明转头问博雅:“他说的有故……应该不是有仇的意思吧?”
“我怎么会知道?”

大天狗醒来时头脑还有些昏沉。坐起身揉揉额头,大天狗发现身上的伤居然好的差不多了,连体力都恢复得不错。
正常来说,像他受的伤,不好好养上一段时间是不行的。现在的情况看来,像是有人给他渡了妖气一般。
大量强大的、精纯的妖气。
掀开被子,大天狗注意到自己被人褪下的外衣和腰带被叠好放在旁边。
大天狗不禁皱眉,虽然暂时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将他带回去,但是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来不及多想,大天狗匆匆套上外衣,正准备伸手够腰带,推拉门便被拉开——
茨木童子挑眉,倚在门框上:“这么快就醒了?看来恢复地不错嘛。”
“茨木童子……”大天狗头疼,他直觉一向很准,不好的预感现在可不是成真了吗。
在最不想发生的情况碰到最不想碰到的人,看来今天自己大概是末吉。
“是你将我带回来的?”
“不错。”
“是你给我渡的妖气?”
“对。”
“为何?我自己可以恢复,何须你多此一举。”大天狗系好腰带,走至茨木童子身侧,“劳烦你将扇子和面具还我。”
茨木童子站好,凭着身高优势微微低头看大天狗:“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大天狗瞪他:“我可从未说过需要你的帮助。这次的恩情我先记下,等改日我自会还你。”
“你这样可不像记下的样子,”茨木童子歪头,拦住大天狗,“倒像是要老死不相往来一般。”
“如果可以,我倒是想如此。不过恩情就是恩情,我大天狗一项守信,记下了便是记下了,改日还你便是改日还你,你又何必胡搅蛮缠?”
“改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什么?”

点我上车

评论(16)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