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空幽静噬音(茨狗)

cp:茨木童子×大天狗
警告:没有文笔,没有依据,剧情全是瞎扯,r18
声明: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平安世界有三个并列出名的大妖怪:酒吞童子、大天狗,还有九尾狐。
茨木童子自打下定决心要追随最强大的妖怪之后,就毫不犹豫地直接找到最为强大的那个——酒吞童子。
“你找我打架?”酒吞童子背着鬼葫芦,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自从成为最强大的妖怪后,多久没有妖怪找过他打架了。眼前这个白发独角的妖怪,好像是叫茨木童子的,确实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强大的妖气是不错,但是终归还是弱了点。
“正是如此,”茨木童子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战意,眼里闪着兴奋的光,“我想被你击败,让你支配我的身体——”
酒吞童子突然觉得自己老了,有点搞不懂现在的妖怪的想法。
现在的年轻妖怪都这么开放???
不过懵逼归懵逼,酒吞童子有预感这是个很难缠的大麻烦。
“你为什么偏偏找我?”
“我只想追随最强大的妖怪!平安世界里只有你的力量能让我臣服!”
酒吞童子是有一堆追随者没错,可是这位怎么看都和之前那些不太一样。
“我凭什么要和你打?”
“因为你能打败我!”
酒吞童子失笑,他能打败的妖怪多了去了,凭什么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名不见经传的妖怪打?
“简直狂妄!我从未听说过你,你却上来就要和我打,你怎么就觉得你有资格和我打一架?”酒吞童子转身就走,打发似的挥了挥手,“和我并列的妖怪还有两位,等你得到他们的认可之后,再来找我。”
酒吞童子身为最强的妖怪,自然有他的骄傲。若是茨木童子能打败大天狗和九尾狐,那说明有一定的资格,未尝不可和他一战。若是不能,与茨木童子打一架,不如喝壶美酒来的自在痛快。

九尾狐向来行踪不定,又极爱化身凡人混迹人类之中,这么多年了连酒吞童子都没见过他几回。
大天狗倒是好找。成名前后都日日坚持在黑夜山深处修行,磨练自己的意志,累积力量。每日最清闲放松的时间,莫过于修行结束后振翅高飞,让夜风亲吻翅膀,月光渡辉。
茨木童子问过山中的其他妖怪,得知大天狗在畅快的飞行结束后最喜欢坐在一棵老树上沉思,便直奔而去。
他去的时间挺凑巧。大天狗刚刚飞完一圈回来,单腿屈起,同侧的手肘抵在膝上,托着腮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棵老树生长的地方只有它一棵树,像是其他树专门留出来这一大片空地,若是作为打架的地方再合适不过了。
茨木童子走到树下,抬头看着大天狗:“我来找你,可否和你一战?”
大天狗只是瞥了他一眼,姿势不变:“请容我拒绝。”
“为何?”茨木童子上前一步,“你可是怕败在我的手下?”
大天狗悠悠低下头看他:“可笑!我大天狗可是那种害怕失败而拒战之辈?你速速离去,别扰了我的好心情。”
见大天狗丝毫没有战意,茨木童子也无法出手,只是固执的站在树下:“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和我打?”
“你为什么想和我打?”
“因为打赢你,就有资格被酒吞童子打败!”
“你打赢我就为了被酒吞童子那家伙打败?!”大天狗万万没想到是因为这种理由,不由气笑,翻身从树上一跃而下,“你可知道,我也是平安世界最强大的妖怪之一?”
茨木童子没来由的因为大天狗提及酒吞童子时语气的熟稔皱了下眉:“他比你强。”
虽然是事实,但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说出来可真是够气人的。
大天狗看着茨木童子,脸上是明显的不悦:“你为什么想被酒吞童子打败?”
“因为他很强。我想要被强者支配。”茨木童子直视大天狗。
“你就没想过打败他?”大天狗又问。
茨木童子道。语气没有不甘,只有对强者的欣赏:“我不如他。”
“那你被他支配,他又能给你什么?他难道能给你更强的力量吗?”
茨木童子奇怪地看了大天狗一眼:“我为什么需要他给我力量?我想要力量,我自己会想办法变强。你坚持修行,不也是为了变得更强吗?”
大天狗微微一笑:“正是如此。但是强者没有屈服于另一个强者的道理,我现在不如酒吞童子,未必今后也会。尽管他很强,但还没强到让我想追随他。我自己会变得更强,强过任何人,然后——”大天狗高傲地扬起下巴,“我将会建立新的秩序!!领导平安世界的妖怪!”
茨木童子因为大天狗的话不由有些兴奋地颤抖:大天狗是个强者,之后还会变得更强!与强者一战就是他的愿望,此时此刻有和大天狗一战的机会,怎能让他不兴奋?
“所以,请你和我一战!”
大天狗一甩手中的扇子:“都说了我拒绝!我对没有野心打败酒吞童子的家伙没兴趣!话说回来你是谁?从来没听过的家伙突然跑出来,直接要和最强的妖怪之一打架,你可真是有够狂妄的!”
“我是茨木童子,记住这个名字,大天狗。我将会成为平安世界第二强大的妖怪!现在,请与我一战!”
“我再说一遍,我拒绝!你这家伙,怎么不听人说话?”大天狗突然意识到酒吞童子推给自己一个怎样的大麻烦,头疼之余转身欲走。
茨木童子移步紧紧跟上:“请和我一战,大天狗!就算今天你不愿和我打,总有一天你会改变主意的!”
“我拒绝!——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请容我拒绝。”茨木童子原话返还,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茨木童子有张帅气的脸,笑起来自带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给他的脸更加多几分邪气。
“你!——”大天狗只觉得这家伙笑得可真欠揍。

从那晚之后,大天狗时不时会在自己的领地见到茨木童子。
有时会安静的呆在一边看他修行;有时会在他常待的老树下喋喋不休地说关于酒吞童子的一切一切,听得他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更多的时候,是追着他要求和他打一架。
“大天狗!今天来和我打一架吧!”
“我拒绝——”
被缠得烦了,就扇扇翅膀飞走。
被如此冷待茨木童子还能坚持过来,这意志在妖怪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大天狗和茨木童子的关系变得有点奇怪,又不是朋友,但大天狗默许了茨木童子频繁进入领地,甚至允许他旁观自己修行;也不是敌人,虽然茨木童子想和大天狗打一架,一直被拒绝也不见生气,只是缠大天狗缠得更勤了。酒吞童子因为少了个缠人的家伙在身边还开心了很久,越发觉得当初把茨木童子推给大天狗是个极为正确的举动。
这种关系相当微妙,但两个人都没有想要改变的意思。
直到有一天,茨木童子带着酒过来。
“大天狗,今天酒吞童子叫我一起喝酒,还分了我一点。”茨木童子坐在老树下,将酒倒进两盏酒杯,端起其中一杯递给大天狗,“他已经开始正视我了!”
大天狗从树上下来,接过酒杯冲茨木童子举杯示意了一下,抿了一口:“你还在缠着他呢?嗯,酒吞童子那的酒,果然不错。”
“酒吞童子之强大,让我十分佩服。”茨木童子举杯,“若是能与他一战,便是再好不过了。”
大天狗坐到茨木童子身边:“他还不肯和你一战?”
茨木童子侧头看着大天狗:“是你还不肯和我一战。”
“呵呵。”大天狗弯弯嘴角,低头喝酒。
茨木童子见大天狗仍是没有松口的样子,耸耸肩也没说什么,将酒一口饮尽。
两人就这么坐在树下喝酒,再没有任何交流。
“大天狗,”酒要喝完之际,茨木童子突然开口,“明天起,我就不过来了。”
“哦。”大天狗点点头,心想这家伙终于耐不住了。
“你一直不愿和我打,我决定多花点时间去找酒吞童子。”
“挺好,”大天狗冲茨木童子笑,“早该如此。”
茨木童子举杯:“这一杯敬你。你也是个很强大的妖怪,虽然不如我,但是若有一天你愿意和我打一架了,我随时奉陪。”
大天狗失笑,同样举杯:“狂妄。你都没和我打过,又知道我不如你?这杯我敬,嗯——平安世界第二强大的妖怪,对吧?”
“哈!不错!——”茨木童子放声大笑,眉眼不禁变得柔和,“大天狗,我走之后,你可别太想我。”
“怎么可能?你真的太缠人了。”
大力碰杯,不顾酒水洒出。

后来茨木童子再没来过。

点我

诸君,我喜欢评论,很多很多评论( ;∀;)

为什么你们都不评论呢…( ;∀;)我要闹了。゚(゚´Д`゚)゚。

评论(31)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