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非典型恋爱(2)

  +2.+
  
  splendid告别lumpy后马不停蹄地赶往办公楼,到了之后却发现晨间会丄议早开始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会丄议室的门打开一条缝,看见主编一如既往地站在主位上讲得唾沫星子横飞,坐在桌子两边的人低垂着头随时像是要栽下去一样。
  
  坐在门口背对着门的是mole,隔了一个空位坐着打瞌睡的splendont。于是splendid悄悄地从门缝中伸手进去敲了敲mole的椅背。
  
  mole对声音异常敏丄感,听见后不着痕迹地偏了偏头,将手放到桌下,对着门摊开手掌。splendid用手指在mole的掌心里写了个“S”。
  
  mole了然,慢慢地挪了挪位置,将会丄议室的门挡得严严实实。splendid乘机钻进来,猫着腰窜到自己的位置上,吓得splendont一个激灵清丄醒了,低头一看一团蓝毛。
  
  “你怎么又迟到了?主编刚说了这个月谁再搞事就把他外勤的机会给撤了。”splendont用记事本挡住嘴,低声问splendid。
  
  splendid缩成一团企图降低存在感:“lumpy找我,谁知道他自己搞定了,我赶过去连个收尾的热闹都没看上。”
  
  splendont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要迟到了还想着去看热闹,我跟你说splendid你这是作死活该出不了差。”
  
  “我跟你说不让我出外勤难道让你去吗你能拿头条吗?!”
  
  “拿头条明明是mole拍得好你有本事让mole跟我搭档啊!!”
  
  “得了两位,”mole用手肘捅丄了捅splendid,“先别吵,收收信息素吧。搞得跟下太阳雨似的。”
  
  splendid和splendont均是一惊,抬头一看主编果然在恶狠狠地瞪着他们,秃顶的额头油光透亮反射丄出他们惊恐的脸。
  
  “我跟你们说,你们这是在搞事情!!——”主编怒吼道。一个beta愣是吓得两个强alpha一个哆嗦。
  
  最后splendid被取消了奖金,splendont如愿和mole搭档出外勤。
  
  “凭啥啊?!!”splendid不服。
  
  “凭splendont开丄会没迟到!!”主编一个文件袋甩splendid脸上。
  
  splendid把文件袋扒拉下来攒在手里,紧张地跟在主编后边问:“那我之前做的准备不是全废了?这个月我还出不出外勤啊?”
  
  “出!怎么不出?你不是要拿头条吗?”主编白了splendid一眼,“你手上那个是换给你的主题和资料,你好好出你的外勤,别留在办公室看得我闹心!”
  
  splendid低头看文件袋,写在袋子上明晃晃的几个字差点没刺瞎他的眼。
  
  “Excuseme???等等啊主编什么叫‘退役军人的日常生活幸福指数’???这种主题怎么整头条啊主编你说啊主编?!!”
  
  主编早就躲进独丄立办公室把门一关。眼不见心不烦。
  
  splendont幸灾乐祸地坐在办公椅上转了个圈:“did别哭,你的精神与我们同在,我会给你拿个头条回来的!”
  
  splendid扑过去推着splendont的椅子就往楼梯倒,激得splendont的信息素炸裂开来搞得办公楼好像被暴雨刷过一样。
  
  mole摇头:鱼唇的alpha。
  
  下班前splendid接到任务要先去通知采访对象。毕竟要持续采访不知道多久,长期作战先去拜访一下留个好印象是很重要的。
  
  从办公楼出发后splendid路过花店,碰上花店老板在卸货,干脆帮了她一把。
  
  花店老板petunia是个很干练的beta姑娘。之前splendid帮lumpy买哄床伴的花一直都在她的店里买,而且因为花店离工作的地方近,有时看见petunia有困难也会帮一把手,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起来。
  
  “谢谢,麻烦你了slpendid先生。”petunia笑着将新进的花放好,“今天下班的时间好像比平时要早呢。”
  
  “还没下班,要去找采访对象所以先偷跑了。”
  
  “是吗?那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你了。这样吧,我给你包一小束花,你送给你的采访对象吧,算是我的谢礼。”说着petunia手指翻飞,一小束太阳花就包好了。
  
  splendid本来想说采访对象是男性送花有点奇怪,但是一想空着手上丄门好像更不好,干脆接过花。
  
  反正是太阳花,也让人挑不出错来。
  
  心情好多了的splendid边走边回想自己看的资料。
  
  采访对象是个刚下战场没多久的军人,之前还因为战后应激障碍接受了一段时间心里辅导。因为这个小镇比较平和(说白了就是无聊。splendid心想。)所以搬了过来。上头还挺重视这件事的,人家给国丄家出过力,落下了病根还没人管,这就有点伤人心了。所以这是个长期采访。
  
  splendid估摸丄着算了算觉得自己这一年都得搭进去了。
  
  采访对象的家在接近小镇边界的森林入口,稍微有点远。等splendid走到了晚霞已经烧红了大半个天。
  
  splendid抬头看了眼采访对象的二层小别墅,忍不住感慨了下人丄民群众的贫富差距。
  
  敲了敲门,听见门里传来一阵脚步声。splendid又在心里顺了一遍早就打好的腹稿,脸上挂上了职业性的笑容。
  
  这个笑容却在门打开的瞬间碎成一地渣渣。
  
  开门后采访对象也是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露丄出温和的微笑,若有若无的信息素释放出友好的信号。
  
  然而splendid却差点落荒而逃。
  
  这淡淡的烟草味太过熟悉,熟悉到splendid想把关于他的记忆揉吧揉吧扔垃丄圾桶都不行——和自己纠缠了一夜、今天早上才分开的alpha的信息素,真是想忘都难,尤其是你也是个alpha的时候。
  
  splendid恍恍惚惚间想起自己忘了看采访对象的照片。要是看了估计他就不会来了。
  
  不,是绝对不会来,打死也不来!!
  
  采访对象是我一丄夜丄情对象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tbc+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