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非典型恋爱(1)【cp:鹿盲/军觉英】

  +1.+

  

  lumpy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不错的床伴。

  

  是的,他的确是。试问一下有谁能拒绝一个强壮英俊的alpha呢?何况lumpy他幽默又体贴,还是个医生,不错的收入让他对情人也很大方。而且,alpha天生就是个雄性荷尔蒙散发体,别说是omega,就算是beta也无法拒绝lumpy的求爱。

  

  但是若是作为交往对象来说,他实在是太糟糕了。

  

  用当了lumpy最久的床伴giggles小丄姐的话来说,lumpy是个完美的多功能自丄慰棒,但她绝对不会想和这个满脑子只有三明治的傻丄逼交往,迟早会被气死的。

  

  这么喜欢三明治你怎么不找三明治结婚呢你?

  

  所以giggles果断踹了lumpy去寻找真爱了。只在某些必要的时刻才会搞在一起。(比如发丄情期什么的)

  

  lumpy表示giggles是个不错的姑娘,虽然是一位beta,但她也是一位优秀的床伴,而且她做的三明治是他所有床伴里做的最好吃的,giggles找他分手的时候他可难过了。(对此giggles翻了个白眼)

  

  不过不是每个对象都能像giggles这样该断就断好聚好散的。

  

  lumpy看着坐在他对面泪眼婆娑的男孩,不得不假装喝咖啡掩盖他抽丄搐的嘴角。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荤素不忌那么多年,beta也好omega也好,不论男女lumpy都照单全收,但是也只是玩玩罢了。发丄情期互帮互助一下lumpy并不认为他有做错什么。真有omega因为发丄情期信息素紊乱想要被他标记,lumpy也全给拒绝了。

  

  拒绝之后也不缺纠缠不清的,但是像这位这么难缠的lumpy也是头一回见。说好的omega的矜持都给他吃了?

  

  那个男孩显然没发现lumpy坐在他对面还在神游太虚,含丄着泪可怜楚楚地问:“lumpy,你真的不爱我吗?”

  

  omega一向能激起alpha的保护欲,若是换一位alpha说不定就缴械投降了。可是在lumpy眼里,omega甘甜的气味还比不上三明治的小麦香。

  

  “当然不,我们上丄床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只是床伴罢了。”

  

  “那你为什么会对我有反应?你若是不爱我,你怎么会和我结合?”男孩不死心地继续问。

  

  哦上帝,你可是个omega。你再不收敛身上的气味就差不多要把整条街的alpha给吸引过来了。何况就算没有爱,该起来的东西也总是会起来的不是吗?

  

  lumpy扬起他调丄情时常用的假笑,轻佻地说道:“因为我们的发丄情期正好是同一天,而且是你先邀请我的。说真的孩子,你如果想要床伴,欢迎来找我;但你要是想要找个丈夫,抱歉,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男孩痴迷地看着lumpy的笑,不死心地追问:“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身上的信息素竟更加浓郁了些,甜腻的味道呛得lumpy皱了皱眉头。

  

  “不,一点都不,”lumpy用余光瞥到咖啡店的店主lammy在狠狠地瞪他,再不解决掉这个alpha诱饵他恐怕会被lammy给扔出去,并且黑丄名丄单一辈子,“你要是继续发散你的信息素,我敢保证,你踏出这件咖啡店的瞬间你会被成百上千的发狂的alpha抓丄住,他们会撕碎你的衣服,在大街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干丄死,不过你似乎会挺喜欢的,毕竟omega浪成你这样的也是挺少见了。”

  

  男孩因为lumpy的话惨白了一张脸,不过信息素至少是有所收敛了。“我们……就不能先试试吗?万一到最后你也喜欢上我呢?”

  

  lumpy开始感到不耐烦。心里不停骂着splendid这个损友怎么还没到,帮忙当挡箭牌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这次就掉链子了?

  

  splendid不仅是lumpy从小玩到大的损友,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alpha。不管是多难缠的前床伴,听说lumpy喜欢的是个alpha之后也会知难而退。当然,lumpy也会给splendid当挡箭牌,礼尚往来嘛。

  

  “哦不。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今天和你分手就是因为他答应了我的告白。”lumpy胡扯道。

  

  “什……!那我能知道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吗?”

  

  “当然可以,我等不及要向别人炫耀下我的小可爱了。”lumpy眼见splendid还没到,狠下心一咬牙,直接走向另一张桌子。

  

  抱歉啦这位小丄姐。lumpy无声地向那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道歉,装出一副很熟的样子揽住那人的肩膀:“抱歉啊亲爱的,这么一件小事我拖了那么久。”

  

  被揽住的那位无辜群众回过头望着lumpy。lumpy惊讶地发现“她”带着墨镜,墨镜后冰蓝色的眼睛根本没有对焦。

  

  我嘞个去是个盲人?我真禽丄兽怎么连残疾人都给扯进来。lumpy暗自懊恼,面上却不显,继续胡扯:“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我是真的很爱她,所以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令lumpy吃惊的是,这位“小丄姐”很配合地向他点点头,沉默不语并没有拆穿他拙略的谎丄言。

  

  男孩一脸不可置信,在lumpy和他怀里的“小丄姐”身上来回扫了几眼:“她只是个beta!!”

  

  lumpy面色一沉:“beta又如何?难道我就一定得去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发丄骚的omega吗?”

  

  男孩难堪地张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狠狠地瞪了那个“小丄姐”一眼,灰溜溜地离开了咖啡厅。

  

  看见男孩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瞬间,lumpy松了一口气并飞快地放开揽在怀里的人:“非常抱歉美丽的小丄姐,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没关系,”这位“小丄姐”开口,语气平和,“我并不在意。”

  

  lumpy张大嘴:是个男的?

  

  这他丄妈就很尴尬了。

  

  “呃,对不起我眼瞎认错了你的性别,你的这杯咖啡我请了吧。”lumpy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在真瞎面前说自己瞎可不是有病嘛!

  

  那位男子倒是笑了:“不用了,我真的不在意。”说罢起身拄着盲杖顺畅无比地走到收银台买单。

  

  lumpy追上他:“那个,认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lumpy。”

  

  男子冲他微笑:“我是mole。”

  

  看着mole就要走出店门了,lumpy急忙掏出钱买单打算追上去。

  

  “不用啦,那位先生已经帮你付过了。”lammy把钱退回给他。

  

  lumpy匆匆忙忙追上mole:“怎么好意思让你买单?我还是把钱给你吧。”

  

  mole摇摇头,藏在墨镜后眼睛带着一丝狡黠,笑道:“不用了,‘女朋友’帮忙买单不是应该的吗?”

  

  lumpy尴尬得说不出话。

  

  “不过lumpy先生,你可真是个人丄渣。”

  

  说完mole转身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呆站在原地的lumpy愣了半天,感觉自己似乎一瞬间坠入了爱河。

  

  被人骂了一句人丄渣结果爱上了那个人,我是不是变丄态啊?

  

  lumpy绝望地想到。

  

  这个时候姗姗来迟的splendid才出现:“嘿庸医我来迟了吗?不过看样子你自己也可以顺利解决嘛!”

  

  “滚你的蓝傻丄逼!你也知道你来迟了啊?!”lumpy毫不手软地一巴掌拍splendid腰上,看到splendid蓦地一僵。

  

  “你干嘛姿丄势这么奇怪?肾亏了?”lumpy奇怪地问道。

  

  splendid反手给他一拳:“你才肾亏!你当我是你啊!”

  

  lumpy躲开他的手:“那你干嘛搞得好像是被人干了一样?”

  

  splendid顿了一下。

  

  “我去不是吧?!你真的被人干了??!你可是个强alpha啊谁敢干丄你啊?!!我们镇上好像还没有出现强过你和splendont的alpha吧?”lumpy像是看新大丄陆一样看着splendid。

  

  “去去去,知道没人强得过本hero就好!哪来那么大的脑洞?吃点核桃补补脑吧你我只是、只是痔疮犯了!!”splendid装模做样地看了眼手表,“哎呀糟糕我还要去报社开丄会呢!先走了啊!!”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lumpy若有所思地看着splendid离开的方向:“谁痔疮犯了会腰疼的?天天叫我庸医真当我是庸医啊?”

  

  妈丄的智障。lumpy摇摇头,心想:下次见到他再问他好了,顺便让他帮忙找点关于mole的资料,反正splendid是记者这点小事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谁都不知道,两段孽缘,就在今天结下了。

  

  +tbc+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