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欢乐树下的美术生(33)

311-320

311.

画室宣传结束后就是无所事事【并不】地等待期末考了。

在这里必须吐槽一下闲的没事干的学校,居然不打算让美术生去画室学画,而是要留在学校里请画室的老师来教。

有一些美术生立马不干了,跟老师据理力争要求去画室学画,其他愿意留下就留下他也管不着。

以splendid等人为代表的辩论社主力充分发挥了他们胡搅蛮缠的精神,把负责这件事的校长说到哑口无言,只能用麦克风发挥音量优势:

“这位同学听我说一句!就听我说一句!”

312.

北风?北风他当做什么也没看到,发呆呢。

313.

提起辩论社splendid也是一把泪。

原本学校是有辩论社的,后来因为活动举行地太少给撤掉了。

后来又建立了一个新的,splendid兴冲冲地跑去参加之后发现,这成员哪里不对啊。

一个辩论社不到三十个人,不是美术班的就是传媒班的,坑爹呢?눈_눈

314.

虽然是个一到集训时间就会立马解散的社团,但也没少举行辩论赛,很快就在年级里出了名。

后来北风干脆大手一挥让班里每个星期都举行一次辩论赛。

flippy虽然没加入辩论社但是班级辩论他也不想看到自己一方输掉,和fliqpy切换着辩论。

可苦了另一方的学生:一个伶牙俐齿的splendid有点心累,加上一个跑偏话题的lumpy也还能应付,可谁能告诉他们一个句句话给你下套的flippy和一个敢反驳就卸你一条腿的fliqpy要怎么对付?

这日子没法过了!!

315.

然而最过分的居然不是他们,而是深藏不露的mole。

lumpy虽然是语文科代表但他的语文并不是最好的,反而烂得可以。但他的同桌mole语文好啊。不仅语文好,政治也好。写政治大题随手就来十二个点还分析的头头是道。

于是辩论赛上,只要是mole站起来,基本上都是用政治知识点反驳另一方,做到杀人于无形。

裁判看着鸦雀无声的另一方,北风也看着鸦雀无声的另一方,另一方……

这特么就是个冷场帝啊!这话我没法接啊!!

另一方学生泪流满面。

316.

好像扯远了,让我们扯回去。

在splendid等人的努力下愿意去画室的学生得到了去画室的许可,其他不想去的学生留在学校也会有老师过来教。

还有个小插曲就是学校选出了几个学生送到帝都的画室去学画,目的就是冲刺帝都的美院。

splendid觉得学校这是偏心啊!他们画得也就一般凭什么可以去帝都?

flippy随手拿人家的成绩单糊他一脸。

splendid安静如鸡。

317.

集训开始后每天就是画画画,画画画,和画画画。

跟高一时很像,又有一点说不上来的不同。

splendid将这归结于这边有食堂。

318.

是的,食堂。

凡是听到食堂二字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段疯狂的岁月,为了抢食堂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做过的疯狂岁月。T▽T

splendid这个万恶的走读生也终于迎来了他的报应,苦哈哈地跟着大部队抢食堂。

然而他命不好,班主任是shifty。

319.

shifty是怎样的人splendid被他荼毒了一年还能不知道吗?

就是个贱人。눈_눈

别的班的一下课就撒丫子直奔食堂,shifty班的就算下课了没画完还得接着画,没得商量。

吃完了再回来画也不行。

不知道的还以为shifty班才是最严格的协议班呢。

后来shifty班出来的学生一个两个速度飞快画完还有时间仔细刻画,也是shifty的功劳。

320.

splendid本来对shifty颇多怨念,毕竟不让正值青春期的半大小伙子吃饭实在是太拉仇恨了。

可是后来有一次shifty中午午休做示范,学生们哀声怨道,shifty做出了让步。

那天中午,shifty班的学生们人手一盒食堂打包的饭,围成圈边吃边看shifty做示范。

其实那场景还怪搞笑的。

shifty做完示范赶学生回去午休,虽然很短但聊胜于无。

而他自己此时才跑回休息区,就着凉白开吃早就凉掉的午饭。吃完也没时间休息了,拿冷水洗洗脸开始准备下午的课。

其实shifty他完全没必要利用午休做示范的,午休时间加班又没加班费。可他就是忍不住想给自己班上的学生开点小灶。

午休也好晚上下课也好,自己班的学生开点小灶别人管不着。

splendid想,大概是那天中午shifty一个人默默地吃冷掉的饭菜的样子太过印象深刻,自那天以后shifty班上的学生总会多打一份饭回画室,一脸嫌弃地给shifty说自己买多了,看他可怜就给他了。

shifty笑笑不说话。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