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欢乐树下的美术生(31)

291-300

291.

高考学水结束了,高三生都陆陆续续离开学校。六楼空空荡荡的只剩下画室还有点人气。

想当初高三生还在的时候六班终于可以搬到六楼画室去画画了,至于大厅什么的早就留给新高一去锻炼身体(爬墙翻窗)和与大自然的小生灵(虫子青蛙等)亲密接触。

292.

splendid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实际上他相当讨厌青蛙。据他说是因为青蛙身上黏黏糊糊的很恶心。

还在高一那会儿有天下了雨,在大厅画着画着splendid说他去外边透气。没过一会儿splendid就跑了进来。

“怎么了?”flippy问他。

“我刚刚一出去,发现地上有只青蛙。”

“哦。”flippy知道他讨厌青蛙,“你绕开它不就好了。”

“不,”splendid痛不欲生道,“我特么是踩到它之后才发现的!”

flippy喷笑。

293.

这还不算完。

过了一会儿大家突然发现有只青蛙爬进了大厅。

对,不是跳,是爬。

尽管爬得异常缓慢,但是那只青蛙还是非常坚定地、笔直地爬向splendid。

splendid给吓得整个人缩到flippy背后:“我去这什么情况?!”

“……青蛙的复仇?”然后flippy心情复杂地看着青蛙爬过splendid的位子,爬到墙角的花盆底下缩了起来。

294.

后来到了高二,splendid还没来得及欢呼他终于摆脱了虫子青蛙,就被六楼呼啸而过的大风糊了一脸。

“高处不胜寒呐,”mole点评,随手发上朋友圈splendid被风糊脸的照片,“高处的信号也很好。”

一时间点赞人数破百。

295.

那时高三生还没走,还能继续在学校里闹腾。

当年这届高三还是高二的时候,不顾学校规定给上一届高三生喊楼鼓劲,感动得那届高三生呼啦一下把不需要的习题资料全给扔下了楼,结果被老师一顿臭骂。

nutty坚信这次喊楼最大获利者是sniffles。楼上一扔试卷sniffles就飞快地伸出手去抓,一抓一大把。

当时的sniffles露出了nutty吃到糖之后才有的满足微笑。

之后一连几个星期都是如此,同班的还以为sniffles恋爱了。

后来试卷做完了,sniffles又恢复到平时那副高冷学霸样。

同班的纷纷猜测这是分手了。

最混蛋的永远都是围观群众,这句话是真理。

296.

有人问过nutty交了sniffles这样一个学霸朋友怎么不见他对学习上点心。

nutty又往嘴里塞了一颗糖,懒洋洋地回答:“比我更优秀更有天赋的人比我还努力,那我还去和人家较什么劲?”

听了他的说法sniffles也只是好笑地摇摇头:人各有志,他开心就好。然后反手夺下nutty剩下的糖:“就算不在乎成绩也要写作业!写完才给吃糖!”

nutty:嘤Q▽Q。

297.

扯回正题。所谓天到好轮回,当年闹腾的高二生如今变成了更闹腾的高三生,高考前正想着新高二会怎么喊楼,报应就来了。

学校组织统一喊楼。

298.

喊楼要高二各班自己想一个标语。北风出了上半句——三年磨一剑。

就在六班还在苦苦思索下半句的时候,路过的历史老师嘴贱跟了一句:“冲进深职院*。”

lammy把这件事发微信告诉了高三的学姐,感慨把历史老师从楼上扔下去的愿望说不定今年能实现了。

【*:深职院是我大sz的一所职校^_^】

299.

喊楼那天splendid发现他们喊的不是楼,是高三生。

高三年级站操场左边,高二年级站操场右边,两边面对面,随着老师一声令下,开始对骂——哦不,是喊楼=_=。

虽说是喊,但老师规定的音量明显要靠吼。

这届高三做梦都没想到他们会就这样站着被高二生吼了一遍又一遍

那滋味,简直酸爽。

300.

最后一声全年级统一喊,不管前边怎么好笑尴尬,这最后一句里都包含着对高三生的无限祝福——

“东风吹!战鼓擂!h中学子谁怕谁!”

“高考加油!!——”

splendid:“为什么不是北风吹?”

flippy:“闭嘴。”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