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双向标记(cp:军英/觉英)

flippy感觉今天lumpy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尤其是在给splendid做完检查后,lumpy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说:“就算是被splendid……也不能把人家给搞成这样啊!”

什么鬼哦!三明治吃多了脑神经搭错线了啊?

flippy转头看向病房,趴在病床上的splendid呲牙咧嘴地冲他竖起中指。

于是flippy心情大好地离开了医院。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虽然happy tree小镇里Beta居多,但还是有几个Alpha的,比如他,比如splendid。

现在他走在街上,而其余的为数不多的Alpha遇见他却都露出了lumpy的那种眼神。

跟见了鬼似的,愣是把flippy看得背后发毛。

今天难道不宜出门?flippy嘀咕着,快步走出了那些Alpha的视线范围,意外地碰见了flaky。

flaky是小镇上唯一一位Omega,胆小到不行,平时根本不敢接近Alpha。不过倒是和flippy关系不错。

为此flippy没少被吐槽AO之间怎么可能会有纯友谊。

但是今天,flaky看见他并没有同往常一样快活地向他打招呼,反而像是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得有些发抖。

flippy走近一步她就飞快地退后几步,抖啊抖的都快哭出来了。

无奈之下flippy只好停住脚步,远远地打了声招呼顺便问下flaky在害怕什么。

娇小可爱的红发Omega颤声问他:“flippy先生,你被……标记了吗?”

哈?

“你的身上……splendid先生的信息素气味太浓了。”

原本笑得春风和煦的flippy瞬间黑了脸。

自己身上沾着splendid的味道并不奇怪,但是……

flippy想起昨晚和某人的第一次,原本以为是因为性别的原因把他给疼得狠了,张口就往自己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现在想想,能形成标记的性腺就在脖子上啊。

强势地宣告主权的Alpha的信息素气味,怪不得把flaky吓得都不敢靠近,要知道他的信息素气味一般都是很平和的好吗!

虽说两个Alpha无法形成正式标记,但是大量信息素进入性腺形成伪标记还是绰绰有余的。再想想今天遇见的所有Alpha看他的眼神……

感情都以为他被标记了?!!

哟呵splendid还挺会玩的啊!

flippy的脸成功黑成锅底。

此时趴在病床上的splendid还在调戏giggles,结果房门嘭地一声被人狠狠踢开。

giggles上前想警告来人不能损坏公物,当她看见那人杀气腾腾的金眸后她默默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退到一边。

在fliqpy闯进来的时候splendid就自觉大事不妙,刚起身想逃就被抓住摁回床上,然后一股浓郁的带着侵略意味的信息素气味铺天盖地地涌向他。

不同的Alpha的信息素气味挑起了splendid的战斗天性,奈何俯趴的姿势根本使不上劲,挣扎没几下就被镇压了。

fliqpy用大部分身子压住splendid,毫不犹豫地对准splendid的腺体就咬了下去。

被咬住要害的splendid再次猛烈挣扎起来,几乎要将fliqpy甩下床去。

fliqpy死咬住splendid的脖子不松口,很快就尝到铁锈味。兴奋起来的fliqpy用更强硬地方式再次把splendid压在床上,信息素顺着血液大量进入腺体。

splendid见大势已定,干脆自暴自弃地把自己埋进枕头里。

啊啊啊丢死人啦没看见giggles还在这里吗让hero我以后怎么做人?!!——

说真的splendid,flippy还上街给人围观了一遭呢,你其实还不算太丢人。

giggles早从一开始的目瞪口呆到现在心如死水,面无表情地离开病房还顺手带上门免得有无辜路人被闪瞎眼。

幸好我是Beta。

giggles无不庆幸地想。

形成伪标记后fliqpy松开了嘴,心满意足地舔去牙印处渗出的血珠。

splendid把人掀下床,怒骂:“你TM属狗的啊连咬带舔的?!”

形成伪标记后Alpha的暴虐天性被很好地安抚下来,fliqpy也懒得跟splendid吵,翻身上床从背后抱住splendid,餮足地眯起金眸。

他满足了splendid一点也不满足:“卧槽你这是干嘛和伤员抢床位吗?拜托你要睡滚回家去睡别占我地方成不?!——”

不成。

眼中的金芒渐渐褪去,露出原本的苍翠。

flippy把splendid又往怀里带了带,笑道:“要不是你先耍小聪明害我被围观了一天,我也不至于当着别人的面标记你。我们这算是扯平了。”

“根本没扯平!”splendid又要炸毛,“又不是你疼让我标记你过下瘾都不行吗!!”

flippy赶紧释放出信息素。被标记过的信息素里参杂着splendid的气味,把还有些狂躁的splendid好好安抚了一番。

平静下来的splendid嗅了嗅空气中的信息素:“一股烟味。你平时抽烟难道是为了隐藏你信息素的味道?”

“差不多吧。”flippy埋首于splendid颈间,深吸一口气,“你的信息素味道像是阳光一样。”

“你就直说我信息素的味道是烤螨虫的味道算了。”

flippy笑得直抖。

splendid一点都不想理身后那个笑得跟傻逼似的的家伙。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慢慢地和flippy的信息素交融在一起。

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情况。

两个Alpha的信息素是互斥的,碰撞在一起非引发一系列反应导致两个Alpha拼个你死我活不可,这是天性。

或许是因为形成了双向标记,或许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他们的信息素完美地融为了一体,并没有发生排斥现象。

splendid挪动身体在flippy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子,一本满足地闭上眼打算睡个回笼觉。

flippy抱紧怀里的人。他喜欢splendid,和他一样的Alpha。连qpy都没有意见,那么与天性背道而驰又如何呢?

大概是因为他喜欢的只是splendid吧,和性别无关,仅仅是因为他是splendid这个人而已。

splendid自然也是喜欢flippy和fliqpy的。能让天生就是上位者的Alpha心甘情愿地雌伏于另一人身下,一切尽在不言中不是么?

两个违反天性的Alpha,痛痛快快地谈了一场非典型的恋爱。

End.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