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欢乐树下的美术生(20)

181-190

181.

说真的,splendid对于艺术节没什么好感。

毕竟中规中矩地按着学校规定的流程表演真没什么看头。

很显然,六班的诸位都是这么想的。

班级歌咏比赛,其他班站在舞台上都深情地唱起了那些红歌,

唯有六班,激情澎湃地高声歌唱——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滞不前!——”

182.

舞台下的班级都惊呆了。

评委老师们也都惊呆了。

留在办公室里的北风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183.

重头戏还在后面。

由于手黑班级表演这一环节六班抽到了第一。

于是众人就听见报幕的giggles用甜美的嗓音说道:

“下面有请六班给我们带来改编舞台剧——呃,《桃花扇》?”

瞧瞧这难以置信的语气,道出了多少学生的心声。

184.

《桃花扇》讲的是一位书生和一位名妓之间忠贞的爱情故事,学生们多少有耳闻过。

然后六班也友情发放了演员表:

李香君——名妓;lumpy

侯方域——书生;flippy

阮大铖——奸臣;splendid

杨文聪——奸臣;nutty

李贞丽——李香君养母;mole

家丁——russell

丫头——cuddles

splendont一看就乐了:“哎呦我去splendid居然是个太监!”

三班的其他学生汗颜:就算他演的那个角色是太监亲信也不代表他是个太监啊!!——

只有mime发现了重点——六班这么多女生居然全让男生演?

可惜他没说出来,

之后追悔莫及。

全校师生阵亡地太快连个高能预警都没。

185.

由于角色名字大家不熟,以下就用演员本名。

明末那会儿呢,有个很出名的才子——flippy。

splendid想要拉拢他,但他是个奸臣,于是他失败了,而flippy也很看不惯他。

在一次孔庙祭祀的时候,两个人碰见了,互相骂了几句,就开始动手……

舞台上,flippy扯着splendid的领子,看见splendid目光闪闪饱含期待的等着他开骂,差点笑场。

“你这个不要脸的奴才,趋炎附势,残害忠良!你就是只无廉耻的狗!”

splendid挣脱开来,然后摇头晃脑活灵活现地接台词:“看看你们这种人,好歹也是读过书的,居然还相信那些狗屁不通的异端邪说,还想图谋不轨反抗朝廷,要不是本大人我为人和善从中帮忙,你们这种人早就被拉去杀头了!”

然后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眼见着flippy就要动手——

186.

“哎,你说他们这算不算是本色演出?”

后台里,六班的学生开始嘀咕。

“是吧?”nutty含着根棒棒糖,“平时看他们就是这么吵吵闹闹的。”

“卧槽该你上场了好不好!!”

这nutty呢是个两面派人物,与filppy交好但背地里没少跟着splendid干坏事。

被一脚踹上舞台的nutty糖都还没来得及吃完,就这么叼着上前拽住flippy的胳膊开始劝:

“侯兄切勿动怒,像你这样崇尚正义,嫉恶如仇,兄弟我十分的佩服,但这毕竟是在孔子庙前,若是打死了人,恐怕不太好啊。”

舞台下splendont大喊这种祸害还是打死了好,

sniffles一抬头就看见nutty叼着糖一点都不走心地念着台词,突然来了点兴趣放下手中的作业开始看——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学霸大人。

 187.

这时splendid趁着nutty劝架的时候逃走了,然后nutty就告诉flippy清兵马上就要入关,flippy看到国家破败成这样,很是忧愁。

结果nutty就对他说,秦淮河边上有一位绝色名妓叫lumpy,劝flippy去他那里喝酒散心,flippy一想也就同意了。

188.

lumpy呢是当时秦淮河畔有名的妓女,人长得漂亮,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mole则是lumpy的义母,为人仗义豪爽……

这场戏其实挺简单的,就是flippy跟nutty去拜访lumpy,然后lumpy跟flippy就一见钟情了。

只是当lumpy顶着张铺着一层厚厚的白粉和涂着鲜红的口红的脸,用一米八几的身材穿着一身大红裙子,款款走出来时,

吓得台下的师生们还以为这其实是在演恐怖剧红衣女鬼。

卧槽flippy口味有够重的。学生们默默地想。

回去一定要多做几道习题洗眼睛。sniffles默默地想。

189.

身着紫裙的mole:“小黄,小姐在哪?”

穿着giggles友情提供的粉红公主裙的cuddles开始怀疑其实mole他还是个色盲,

但还是很敬业地接道:“回夫人,小姐在房里呢。”

台下的学生们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拜托!求你们敬业一点穿条长一点的裙子盖一盖你们的腿毛好吗!!

190.

mole丝毫不受台下学生的怨念影响:“上次教她的《牡丹亭》不知道唱的怎么样了,你去把小姐叫出来唱两段儿吧。”

然后女鬼lumpy,啊不是名妓lumpy上台,带着他的腿毛,来了一曲《天仙配》,

成功地让所有听众的耳朵怀了孕,被迫的那种。

在后台痛苦地听完lumpy完全不在调上的黄梅戏后,

nuuty边走边拍手地上场了:“唱得好!唱得真好!”

你吃糖吃到耳朵瘸了吗?!!!——

台下的学生怒视nutty。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