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欢乐树下的美术生(18)

161-170

161.

与历史老师的作死导致美术生们想杀他个千百遍相比,

班主任北风与美术生们的相处模式简直像是朋友间的玩闹一般。

只要他别没收手机。

只要美术生们别作死。

162.

lumpy算得上是班里个子最高的了,180+接近190的他毫无意外地被学校选进了国旗班。

这本该是个值得自豪的事,虽然班里的人天天笑他傻大个。

北风个子算不上矮,但总没lumpy个高。

某次上课让lumpy读个心得,lumpy刚想上讲台就被他叫住了:“没事儿,你就在座位上读。”

lumpy还没反应过来,splendid倒是来了句:

“别去啊,北风怕你一上讲台他就显得更矮了。”

北风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就你话多。”

163.

用北风的话说,那就是我总有法子治你丫的。

于是第二天,splendid被选中上黑板默写古诗。

不管splendid怎么痛哭流涕撒泼求饶,北风就是指定让他默写。

“风哥!大佬!!我错了还不行吗!!”

“废什么话,赶紧上来默写。你错在哪?”

“我昨天不该说你比lumpy矮……”

“我就是比他矮怎么了?你错是因为你没背书!”

不要惹小心眼的男人,尤其当他还是你的班主任的时候。

全体美术生默默地想着,

啊!多么痛的领悟!

然后开始起哄催着splendid上讲台默写。

164.

splendid硬着头皮拿起了粉笔。

那天要默的古诗是白居易的《轻肥》。

诗的最后两句是: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大概意思就是江南大旱,衢州人没有粮食,导致同类相食。

在前面全部是描写高官的奢华享受的一首诗里,这个结尾简直画风突变,剧情急转而下,令人震惊。

久不能忘。

显然splendid也没忘了这个结尾,不过他好像忘了具体句子。

想着法子想从北风手中的课本里瞄一眼,

被一课本拍了回去。

165.

于是,在六班学生的注视下,splendid提笔,写下了六班的千古绝唱:

是岁江南旱,饿死江南人。

166.

卧槽?!

这货是来玩近义词填空的吗?!!

六班的学生很捧场地爆笑出声,

从此一梗玩三年。

167.

从那之后北风就盯上了splendid,有事没事抽查一下他对课文的熟悉度。

splendid抱头痛哭:“课文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

周围的好友纷纷表示劝慰。

lumpy:“让你话多。”

mole:“让你话多。”

flippy:“该。”

splendid愤怒地举起了美工刀,

然后惊恐地发现flippy举起了画板。

168.

仍然是splendid,这次要默写的是《黄州快哉亭记》。

第三段里有句:有风飒然至者,王披襟挡之,曰:“快哉!此风!……”

显然,splendid又忘了。

北风背对着黑板讲课呢,他却偷看不了。

splendid感到有点郁闷。

169.

都说了,这类事情是难不倒思维活跃的美术生的!

何况是如此活泼的splendid呢!

只见他写道:

“啊!好爽啊!这个风!是北风吗……”

在一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学生丛中,

北风回眸一笑。

风哥!

大佬!!

我知错啦!!!

splendid秒跪。

170.

所以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有些人怎么就不懂呢。

不过即便如此,北风还是一如既往地受欢迎。

风哥虐我千八百,我待风哥黄昏恋。

风哥笑着说我还没那么老【划掉】【抖】

相比之下,美术生们已经和历史老师带的五班达成了共识,

等到毕业那天,

马上扛起历史老师从四楼扔下去啊啊啊啊啊!!!!!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_╰)╭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