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欢乐树下的美术生(2)

11-20

11.

说到新序幕,这一届美术生的确和以往几届不同。

以往几届的美术生都是高二才开始分班学美术,而这一届高一就开始了。

于是问题来了:画室不够。

12.

校方大手一挥:没事儿,你们去大厅画。

这个大厅的特点是开窗四面漏风,关窗变蒸笼。

flippy看看大厅,看看坐在旁边的splendid,感到前途堪忧。

13.

哦忘了说了,这大厅里还有个舞台,常年被同样没有场地的舞蹈生所霸占。

于是他们与美术生们结下了深厚的友(nie)谊(yuan)。

14.

flippy在画正方体。

正方体嘛,首先线要拉直。

flippy抬起手,气沉丹田,快速往下拉线——

突然间一声销魂的呻吟从舞台上传来,flippy手一抖,线歪了。

啧,拉韧带吗?

flippy黑着脸把画歪的线擦了。

15.

遇上舞蹈生拉韧带,简直不能更折磨人。

splendid一边努力无视舞蹈生的音波攻击,一边跟flippy嘀咕:“你说他们叫就叫吧,怎么呻吟的都是男生?如果是女生的话听着还能忍忍,像是福利似的……”

说着,舞台上传来了女生的高分贝惨叫。

16.

女生的身体比男生软,于是老师使的力格外大,一字马什么的,往死里压。

17.

“喏,你想要的。”flippy冲着splendid坏笑。

“你闭嘴。”splendid泪流满面。

18.

除了这些小插曲,在大厅画画还有一件事让美术生们感到无比心累——

大厅的门被锁了。

“今天门又被锁了?”

“是啊。”

你以为这能难道思维无比活跃的美术生吗?不!当然不能!

lumpy把画板望地上一放,直接开始爬墙:“我们翻窗进去!”

mole刚想提醒他两边有落差,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mole摸摸鼻子,算了。接着他把lumpy的画板扔了进去,听到了第二声惨叫。

19.

于是来来往往的师生就看到了诡异的一幕:一群人排着队,背着画板,爬墙翻窗。

20.

有学生去向老师抗议过这“艰苦”的条件,被老师哄了回去:“忍忍,下学期就有画室了。”

新学期这才刚开始,何时才能盼到头啊……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