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欢乐树下的美术生(1)

0-10

0.

有人觉得,艺术生之间的竞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美的战争。

抹了一把辛酸泪的美术生告诉你:

笔屑与橡皮末同飞,

衣服共颜料盘一色。

没有硝烟?

你当飘在空气中的铅灰碳粉是二氧化碳么?

1.

高一下半学期分班后,美术班的第一节美术课,splendid成功地让所有新同学记住了他——

他忘了带画板。

于是他满场子找人借速写板的身影深深地印在了同学们的脑海中:天哪噜,我居然看到了残影!

可惜当时刚分班,大家都没有准备速写板,纷纷表示爱莫能助。

splendid表示: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_(:з」∠)_

2.

一节课下来,flippy对splendid的印象又深了几分——

他就坐在splendid旁边,被他用灼热的眼神盯了一节课。

flippy都在怀疑下一秒他是不是会放出热射线来。

3.

一天结束,同学们都在感慨这真是一次有意义的美术课,虽然不一定学会了拉直线,至少认识了两个同学。

一个叫splendid,满场子借板;

一个叫lumpy,满场子借笔。

4.

说起来lumpy也是挺倒霉的。

他带来的笔,削一支断一支,到最后削没了。

然后他去找别人借,仍然削一支断一支,最后没人敢借了。

lumpy那个郁闷啊,只有眼巴巴地坐在一边看别人削笔。

当他看到其他人也是削得乱七八糟的时候,他突然心里平衡了。

5.

结果他看到了mole。

mole的手很漂亮,手指细长骨节分明。一手执笔一手握刀,唰唰唰几下就削好了一支笔。

最令lumpy震惊的是,mole还戴着墨镜。

6.

mole本人对于lumpy一直黏着他的行为感到非常不解,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这么被lumpy无声地缠了一节课。

遇到了痴汉同学怎么办?急,在线等!

7.

lumpy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觉得大家都不熟,突然求人家帮忙削笔好像不太好。所以他努力想让mole看到自己崇拜的目光。

可是mole他戴着墨镜啊。

8.

分班第一天,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无奈,有的人心塞塞。

9.

负责教美术的老师就心塞塞的。

说好的拉直线,你们拉歪了我还能理解,毕竟刚学;

但这交上来的几份波浪线是个啥情况?

那几份波浪线的作者flippy和mole表示:怪我咯?

10.

很久之后美术老师回忆,也就是从这销魂的波浪线起,这届美术生们的高中生活正式拉开了新序幕——逐步破茧成蝶,完全变态的新序幕。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