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do you LOVE me?(cp:军英/觉英)

挥舞的军刀带起肉块,粘稠的血液顺着手臂划过的弧度飞洒出去,待到金色眼瞳中的火焰渐渐平息,周遭早已没了活物。

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这次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用身上的迷彩服的下摆细细拭擦着刀刃。

姗姗来迟的蓝色英雄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身后是人体残肢堆叠起的肉块山,不断蔓延的鲜血自他脚下缓缓流过,空气中充斥着的铁锈味让这位小镇的英雄几欲作呕——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眼中未有丝毫情感流露,平静的如死水一般。

简直像是,从那地狱深处爬出来的凶兽。

splendid没料到他这次就这么留在这里,这让他稍微有点晃神。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落在了蔓延的血液的边缘,远远地、坚定地看着那位丧心病狂的犯人。

哎呀呀,有点不妙呢。

“我说啊,虽然我们没有见过,但是以前发生的案件都是你干的吧?”他开口道。

站在血泊中的人低声笑了起来,让splendid莫名感到背后发凉。

“没有……见过吗?是吗,我可是,一直想见你哟。”杀人犯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你一直在躲着我呢。难道你会怕我吗?还是说,你不想碰上我呢?”

splendid猛地收紧了拳头,用力握了几下,还是慢慢松开了。

杀人犯注意到了splendid的动作,笑意愈深,带着戏谑的口吻继续说道:“哎呀,被我说中了。”

他顿了顿,抬起头极其认真地、冷静地残忍地、带着浓浓的杀意,直勾勾地盯着splendid的眼睛,好似能直接看透他的内心:“你是英雄,我是凶手,你杀了我是天经地义为民除害,你被我杀了是时运不济学艺不精。你在犹豫、不,你在害怕什么?splendid?嗯?”

splendid感觉心脏就像是突然重重地跳动了一下,然后就立马停止了一般。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瞬间蔓延至全身,似乎无形之中有双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还没等splendid反应过来,原本还停留在视网膜上的杀人犯只捕捉到了残影,杀气从背后凭空出现,寒光一闪,军刀刺破空气直直冲着他的脖子划了过去——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感觉像是过了好几个世纪。

最后他被fliqpy狠狠地摁在了地上,不仅被军刀用力抵住脖颈,还暴露在了氪石下,让他呼吸不畅。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就算恢复能力逆天如他竟也感到了疲累。

狼狈至极。

fliqpy也没好到哪里去,毕竟和splendid这种体质特异的人不同,他也就是个厉害了不止一点的人。

同时也凶残了不止一点。

splendid暗暗吐槽道。

把他压在身下的fliqpy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明明累到不行却扯起嘴角露出一个痞笑:“你这个hero”也没什么厉害的嘛。”

“那是因为你作弊!”splendid反击道,“FU*K!你TM哪来的氪石?!”

fliqpy挑眉:“从某个死人身上摸出来的。你自己大大咧咧地把弱点亮出来,不利用一下都对不起我自己。 In addition, don't swear, boy。”【另外,别说脏话,男孩。】

“就你这智商你还能想到这个? In addition, 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You are not always in that。”【另外,关你屁事。你还不是一直在说。】

抵在脖子上的军刀更大力了些。“去NMD。其实是flippy告诉我的,你没想到吧?In addition——”

说着fliqpy缓缓凑近splendid,狠狠咬上他的嘴唇:“I am a man, virgin。”【我是个男人,童子鸡。】

接吻?不,那是撕咬。

splendid一点也不甘示弱,fliqpy怎么对他,他便加倍奉还。

问题是现在好像有点不对劲。

对方啃咬的同时时不时舔舐他的嘴唇,舌头探进他的口腔,刮过他的牙床,吮吸他的舌头,引起他的战粟。等他反应过来想要将这个不速之客赶出去,对方早已退出。

这很TM不对劲!!!

splendid一脸震惊地抬头看向那个人,就这么笔直地撞进了一双军绿色的眼睛里。

他呆了半响:“flippy?!!”

印象里,那个人在对待别人是总是彬彬有礼的,所以在他的想象中,那个人的眼眸应该总是带着暖暖的笑意。

而不是像现在,像冰一样,比起fliqpy也不过是少了一份嗜血。

“是我。”他听见那个人开口,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脸上让他浑身僵硬,“你为什么躲着我。”

他要怎么解释?他还要怎么解释?那TM是个陈述句,那个人早知道答案了。

他听见那个人的一声叹息:“你喜欢我。”

是的。

多疯狂啊!相知却素未谋面,仅仅如此却被深深地吸引着,被那疯狂的、凶狠的气息所深深地吸引着。

splendid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一个良民。他也喜欢刺激,他也很残忍,他的手上有无辜的人的血。

他被一个——现在看来应该是两个——凶兽迷住了。

他喜欢上了一个陌生人。

一个他们一旦见面就必须开战、不死不休的陌生人。

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吗?

flippy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看着splendid的表情一点点扭曲,他说:“你应该杀了我。”

他说:“我们的战斗应该是你死我活的。”

splendid点头:我知道,这我都知道。

“可是你没有,”flippy说,“就因为那该死的喜欢?”

“我是很贪心的,splendid,fliqpy也是。”

“我想要平静的生活,可我热爱战场上的厮杀。”

“我在,fliqpy就在。”

“所以我觉得我只能和fliqpy为伴。”

“可是你不一样啊,splendid,”flippy深深地看着splendid,眼神中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感情,有他看得懂的,有他看不懂的,“你不一样,你能和fliqpy相处。”

“所以,仅仅是喜欢能到这一步?”

flippy问他,声音低沉沙哑,富有磁性,带着他一贯的冷静,却和fliqpy的疯狂张扬重叠在一起,绿眸之中仿佛有鎏金溢出。

他说:

“splendid,do you LOVE me?”

从splendid没有杀掉flippy开始,他就落败了,有些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绿眼凶兽和金眼凶兽一左一右围住了他,无处可逃。

还能怎样呢?

splendid抬起头吻上了flippy,手跟着掐住了flippy的脖子,开始慢慢收紧。

他听见自己说:

“NO。”

End.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