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穿耳洞(cp:军英/觉英)

私设:flippy左耳穿了两个耳洞,带耳环。flippy/qpy和splendid交往中。

对flippy来说,今天原本应该是一个平静的日子。

qpy一早就表明态度他今天只想休息,不会跑到街上去给lumpy增加工作量。难得可以好好放松一下,flippy感动得都快哭了。于是他决定给自己泡杯咖啡,然后喝着咖啡看看报纸,享受一下久违的安宁。

直到蓝发的hero从自家屋顶直接摔了进来,带下碎屑无数。

flippy低头看看落进去不少碎屑和灰尘的咖啡,又抬头看看屋顶上人形的破洞。嗯,天气真好呢。天很蓝,像极了某个混球的发色。

“splendid,不解释一下?”flippy转过头微笑着看向某个还倒在废墟中的hero,竭力不让自己把手中的咖啡杯握碎。

splendid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笑了笑:“我只是和splendont那家伙打起来了,结果不小心被打飞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掉到你家来了。”

“so?你告诉我,我的屋顶它做错了什么?”

splendid立马从废墟里蹦了起来:“我会负责把它修好的!”

flippy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那还不快去?”接着起身进厨房换杯咖啡。对于splendid在自己背后做了个鬼脸的事也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进厨房后flippy就随手将咖啡杯放到一边,杯身上隐隐有了裂痕。

毕竟那么大的动静不惊动qpy才奇怪吧,为了避免让qpy出来和did一起拆了自己家,flippy觉得自己也是蛮拼的呢。

等flippy端着两杯新的咖啡出来时,splendid已经补好了屋顶。暂且不谈美不美观这个问题,至少flippy不会一抬头就看见蓝天白云小鸟,还有hero。

“累死啦——”

splendid也不管身上脏不脏,整个人都趴在了沙发上,霸占了所有空间,眼睛却亮晶晶地盯着flippy手中的咖啡。

flippy将其中一杯递给splendid,然后拍拍splendid的腿,坐在了splendid腾出来的小小的位置上。

这算个什么事啊。flippy哭笑不得地想着,一边从splendid身下抽出了报纸。

刚展开报纸,flippy就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视线。歪头一看,发现splendid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怎么,看我太帅了?”

splendid歪歪头:“是啊,你的耳环超帅的。”

“……只有耳环帅?”

“知足一点好不好,”splendid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一脸遗憾地说:“我也想要带个耳环试试啊。”

flippy奇怪地看splendid一眼:“那你去穿个耳洞啊。哦我都忘了,一般的东西伤不到你。”

“就是说啊!”splendid愤愤不平地喝下一大口咖啡,“本hero都弄坏不知道多少银针了,我耳垂上连个印子都没有!”

这算是变相的炫耀吗?flippy想。

“更何况,能伤到我的普通人也就你和qpy,我出去找别人帮忙穿耳洞简直是去砸场子的。”splendid瘫在沙发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flippy摸了摸他翘起的头发:“那你有去找lumpy帮忙吗?”

splendid一脸苦逼,悲愤地说:“找了,我想着庸医就庸医吧,我死马当活马医了。”

“结果!庸医就是庸医!他居然建议我用热视线自己给自己穿耳洞!”splendid用手捂住了脸,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flippy一下子就乐了,这听着还是行得通的啊。于是他好奇地问splendid:“那你试了吗?”

splendid把手往下滑了点,露出眼睛:“试了,我对着镜子用热视线照了一下午好吗!痛得我都叫了好吗!”

看样子没成功啊。flippy看了看splendid的耳朵,都一点事都没有。

看出了flippy的想法,splendid哭丧着脸解释:“我穿是穿成功了,但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它就——”

“怎么了?”

“它就愈合了!——”

flippy一下子笑倒在了沙发上。

小镇的hero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气呼呼地别过脸去啜着咖啡,无视flippy。

“你也别太难过,”flippy拍拍splendid的肩膀算是安慰,“要不我让qpy出来帮你?”

splendid想了想qpy的脾气,又想了想自己刚弄坏的他家的屋顶,打了个寒战:“算了吧,他会把我的耳朵整个割下来的。”然后满怀希翼地看着flippy,“干脆你帮我弄吧。”

“我不忍心伤你。”flippy微微一笑。

splendid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猛地冲向了脑袋,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我我我——有人在呼唤我!作为hero我该去拯救世界啦拜拜哦还有谢谢你的咖啡——”就这么“嗖”地一下从窗户飞走了。

还是那么害羞呢,这都什么借口。flippy好笑地摇摇头,然后决定打开电视,接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当他看到电视上正在播报的新闻在说“两名盗贼偷走了博物馆的绿色宝石”时,他一下没忍住喷了咖啡,瞬间弄脏了fliqpy最喜欢的地毯。

flippy的最后两个想法是:

卧槽,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

以及,这两贼他们完了。

巷子里,fliqpy嫌恶地甩了一下军刀上粘稠的血液,内心抱怨了一下这些贼怎么就这么不经打,他都还没过瘾!

只可惜,能让他过瘾的家伙现在也像死狗一样倒在地上,鬼知道他什么时候才恢复意识。

难得想休息结果还是跑出来的fliqpy很烦躁,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蓝发hero便抬腿就走。走没几步又停了下来,挣扎了一下还是不情不愿地回来捡起了落在地上的绿色宝石,掂量了一下便塞进了兜里。

敏锐地察觉到另一个hero正在靠近,fliqpy一闪身躲进了角落。

splendont并没有发现躲在暗处的fliqpy,他的视线不可避免地被两个小偷吸引了。皱着眉处理掉小偷,splendont拍拍手上的灰,飞走了。就像没看见,或者说压根就没看见倒在一边的splendid。

fliqpy也算是服了这两个相看两相厌的hero,本来想直接回去的,不过看了看splendid那样,不爽地“啧”了一声。

“算你大爷我今天心情好。”像扛麻袋一样扛起splendid,fliqpy迈开步子沿着颠簸的小路回了家。

昏迷中的splendid感觉更难受了。

等splendid醒来时他看见flippy就坐在旁边看着他。

“诶?我是怎么……”

“你醒了啊,”flippy打断他,“我有办法帮你穿耳洞了,要试试吗?”

“真的?!”splendid一骨碌爬了起来,凑到flippy身边,“当然要试了!”

flippy拿出一根细细的散发着淡淡绿光的针。

“这个是?”

“感谢qpy吧,是他找来的材料,这根针也是他做的。”说着,便帮splendid穿好了一个耳洞。

“会痛吗?”

“痛倒是不痛,就有点头晕。”

flippy递给splendid一面镜子:“那就好,你看,穿好了。”

“啊不我的体质……”话还没说完,splendid就从镜子看见自己刚穿好的耳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flippy:“……”

splendid:“……呵呵。”

“看来一给你穿完耳洞就得先带上耳环。”flippy又举起了针。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但是小镇的hero是不会偷懒的。

“哟,splendid,我还以为你会赖在被窝里起不来呢。”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hero啊!”

splendont想再嘲笑一下splendid昨天的蠢样,结果发现splendid右耳有什么在太阳下被照得闪闪发亮。

“你耳朵那里是……?”

“哦,这个啊,”splendid摸了摸右耳,一脸得瑟,“耳环哟,羡慕么?”

“羡慕你一脸蠢样哦——”

“啊呀,早上好flippy先生,今天你要出门吗?”

“嗯,早上好flaky。”

红发的少女疑惑地看了看flippy,感觉他有哪里不太一样。

“呀,flippy先生,你的耳环怎么少了一个?”

“啊,还有一个啊,”flippy温和地笑着,剩下的一只耳环在太阳下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拯救世界去了哟。”

End.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