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治疗

填坑中
主推军觉英,茨狗,不拆不逆

【奥特曼/希梦】谁教坏了梦比优斯?

我tm笑爆!!斑鸠桑你真的是想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奥们的科研精神让我肃然起敬,这都敢去问,而且终于有小叔被带坏犯人不是赛罗的一次了!大概是因为赛罗比小梦更不可能会这些吧哈哈哈

路过的骑士大队:

有一点奥车肉渣,司机技术不好结果并没有真正飙起来。作者夹带私货有一点点隐藏的杰诺麦克斯。不介意的话继续。


——————————————
  作为一个万年处奥,一个真正的、字面意义上的、毫不掺假的万年老处奥!希卡利自认为虽然从未实践过,他该有的知识还是有的。起码比起梦比优斯,他理所当然的应该是更成熟、稳重、博学的长辈吧?


  他从没有想过,一个刚刚成年的年轻奥会比他一个从事研究(不是两性方面的研究)多年的奥还更清楚某些事。


  “所以,到底是谁教给梦比优斯的?”希卡利双手交叉成塔状,撑在桌上托着下巴,双目严肃的直视面前的宇宙警备队队长。


  “是泰罗。”佐菲速答,他有点不明白希卡利怎么会问这样一个谁都知道的显而易见的问题,想了想又补充到,“他的前任教官是爱迪,你是想问这个?”


  “不要装傻了,佐菲。”希卡利的眼灯散发着危险的光线,“泰罗也不过是个小鬼。他的观念里他自己就是奥特之母发了道光线就biu——的出生了。至于爱迪,虽然他有女朋友,但以他的性格绝不可能教梦比优斯那样的事情。”爱迪在光之国教育界的名声还是相当不错的,希卡利毫不犹豫都排除了他的嫌疑。


  “什么那样的事情?……请容我打断一下!你今天一脸严肃的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和梦比优斯有关?”佐菲敏锐的从这些词汇中分析出了一些事,他稍微前倾了些身体问到。


  “我很久没关注光之国的教育问题了,现在我严重怀疑光之国是否对未成年奥的教育有不恰当的地方。”希卡利放下了搭在一起的双手,表情沉重的仿佛又目睹了一个单纯美丽的阿柏星被蹂躏。


  在佐菲茫然的注视下,希卡利缓缓叙述……


  --------------------------------------


  时间倒退到数日前。


  由于前段时间“黑暗魅惑”和“性格改造仪”被盗而引起的骚乱,希卡利被迫回到科学局处理后续事宜。对此,希卡利觉得很冤。虽然“性格改造仪”确实是他的作品,但真正引起问题的“黑暗魅惑”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为什么一出事,要写最长报告的奥不是博物馆的管理员,也不是科学局的局长,而是他希卡利呢?


  某个奥完全没意识到对奥特曼来说,“性格改造仪”比不能对光之战士产生效果的“黑暗魅惑”要危险的多。


  总而言之,在处理这件事的期间,繁忙的希卡利和梦比优斯一直错开没有见面。好不容易空闲下来能够和梦比优斯进行久违的约会时,两个奥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


  尽管对奥特曼悠久的生命来说,两个月是非常短暂的时间,但对恋人来说,一分一秒都是值得珍惜的。终于能又恢复天天见面的日子,希卡利心情非常好。


  实际上和梦比优斯确定关系至今,两个奥的进展都维持在拉手和拥抱的阶段。希卡利也考虑过关于和梦比优斯发展超过牵手以上的亲密接触的事情,但最终他打消了这个想法。


  希卡利的性格属于对欲望并不看重的类型,他认为同为一个性别的奥特曼即使进行某些亲密接触也无法繁衍小奥,那么还要进行那种麻烦的事情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还不如和梦比优斯聊天来的愉快和充实。


  喜欢梦比优斯的心情是真实而纯粹的,仅仅是注视着也会感到心情雀跃,被呼唤名字就会飘飘然一整天。


  梦比优斯的声音太好听了,希卡利非常喜欢梦比优斯略带点撒娇意味的声线。实际上他相当羡慕佐菲他们几个能被梦比优斯那种柔软甜腻的声音叫“哥哥”,简直太辛福了啊!


  不过这种想法说出来就有点丢奥了。总而言之像现在这样牵着手呆在一个空间听着梦比优斯的声音,就已经让他整个奥幸福而满足。


  没有更进一步的必要,现在这样就非常好了。希卡利是这样想的,但似乎梦比优斯在这一点上和他并没有默契。


  实际上希卡利原本真的只是因为气氛太温馨了,忍不住亲了一下梦比优斯,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对方压到墙上、骑在了腰上。蓝色的光之战士背靠着墙坐着,他一手撑着地板,一手企图推开年幼的战士:“梦——唔!”


  梦比优斯没有理会希卡利的抗拒,他维持着跨坐在希卡利腰上的姿势,继续舔着对方的耳鳍,一手顺着希卡利和墙的缝隙挤进去,手指轻轻捏着背鳍,一路顺着往下摸到了尾椎的位置。


  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宇宙人知道,对大部分奥特曼来说背鳍是相当敏感的位置。同为光之战士的梦比优斯当然了解,但希卡利万万想不到对方会这样的利用这一点!


  单身了22000年的老处奥希卡利是想忍的,但没忍住。他的生殖腔唰的一下打开了,某个平时隐藏在里面的器官迅速的探了出来,顶上了梦比优斯的大腿蹭着。


  这特码就很尴尬了啊。


  被比自己小了1万5千多岁的后辈摸了几下舔了几下就兴奋起来,这样的事情对希卡利来说简直属于羞耻play。伴随着羞耻感的,还有莫名冒头的作为长辈的责任感,和一点点参杂在其中被希卡利刻意的压制的……微妙的快感。


  等等等等……问题在于梦比优斯这是要做什么?希卡利把自己乱飘的思绪拉回来了一点点,他试图推开扒着自己的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被推了几下,他顺从的放过了希卡利的耳鳍和背鳍,向后退了些。希卡利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他咽了下口水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没组织好他的思绪就被打断……发出的只是一连串的闷哼和刻意压制的喘息。


  希卡利稍稍低头看去,他这位刚刚成年不久的年轻的恋人,此刻正趴在他的双腿之间,低下头,张开口,吞吐着……


  蓝色的奥特战士顿时更硬了。


  ------------------------------------------


  佐菲双手交叉至于桌上,身体不由自主都随着希卡利的讲述前倾。希卡利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组织措辞。佐菲不由自主都催促起来:“然后呢?”


  “……那不是你该关心的!作为梦比优斯名义上兄长的你!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梦比优斯的教育问题吗?!”


  “……你说的有道理。”佐菲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表示赞同,然后抬起头目光直视希卡利:“所以你们到底有没有——”


  “佐菲!!!”


  “好好好!我不问了!”宇宙警备队的队长站起来整理了下自己的披风:“我这就去找赛文问问清楚。”


  -----------------------------------------


  “为什么要来问我?”在办公室被大哥堵住的赛文,立刻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你有女朋友。”佐菲速答。


  “我没有女朋友啊!”谁传的谣言!


  “可你有儿子啊!”佐菲理直气壮的指出,然后双手抱胸用眼灯直射自己的弟弟,“坦白了吧赛文,是不是你教坏了梦比优斯?”


  “那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教一个刚成年的奥那些乱七八糟的,你这是在怀疑我作为一个战士的奥格!”赛文顿时觉得冤枉无比,听听这都说的什么话吧!佐菲大哥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然而佐菲显然并不认为赛文是多么纯洁的奥,依然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赛文:“那赛罗哪来的?”


  “……那都是快6000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不是年轻嘛……可现在的我绝对不可能乱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一点雷欧可以作证!”


  “雷欧确实是非常正直优秀,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雷欧是我教的啊!”






  雷欧看到了奥特签名后,急忙飞来了赛文的办公室。


  “赛文哥哥是非常正直优秀的奥特曼,是在我迷茫的时候给予我指导的恩人,他是绝对不会做出教坏小孩子这样的事情的。”


  “……雷欧,正直优秀的奥是你的才对,你都完全不记仇吗?”


  “什么仇?我家乡的仇吗?那件事已经结束了,现在的我不再会被仇恨支配,我只会为了守护而战。佐菲哥哥你就放心吧!”


  “雷欧!”赛文感动。


  “赛文哥哥!”雷欧两眼湿润。


  “算了我再去问问别的奥……”佐菲无奈的摆了摆手,“去把大家都叫来,我们一起开个会。”








  于是,除了赛文和雷欧,初代、杰克、艾斯、泰罗,也都全部聚集到了一起。


  佐菲对众人讲解了事情的始末后,说道:“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我现在姑且先相信赛文是无辜的……”


  “什么叫姑且?”赛文不满,被身边的初代和杰克拍了拍肩膀安抚了下来。


  “总而言之这件事必须调查清楚,接下来最有嫌疑的……艾斯,你坦白招了吧!”


  “什么?!为什么我也算是嫌疑犯?”


  “南夕子还好吗?”佐菲双手环抱着,用犀利的眼灯直视着自己的五弟。


  艾斯被瞪的下意识往后缩了缩,但在看到其他奥也看过来后立刻就不满的回瞪回去:“拜托了哥哥们!喜欢南夕子的人也好,南夕子喜欢的人也好,都是北斗而不是我啊!”


  “但北斗君不是早就和你一体化共享生命了吗?”


  “艾斯哥哥,难道你——”


  “怎么连泰罗也这么说!当然不是我乱教梦比优斯!一体化怎么能作为证据呢?再说杰克也是和地球人类共享生命的不是吗?!”


  “为什么扯到我头上?话说回来这么多奥特曼,为什么佐菲哥哥你偏偏要怀疑我们几个?!”杰克非常厚道的没有又把锅丢给初代,而是反问起了佐菲。


  被质疑的宇宙警备队队长用他的眼灯一个一个的扫过在场的众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缓解释起来。




  “整个奥特之星恐怕你们几个是最有嫌疑的。实话说,梦比优斯对希卡利做的那种行为在我们奥特曼并不常见。那在地球人类中被称为‘口腔交流’,是地球人类的一种交流方式,通常伴随着地球人类的交配一起进行。而我们奥特曼的繁衍,并不会用到嘴……这么说诸位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初代首先点点头,他抬头和佐菲对视了一眼,断言道:“教坏梦比优斯的那个奥,必定是精通地球文化的奥特曼。并且……是一个对地球人类交配有一定了解的奥特曼。”


  众奥闻言纷纷看向赛文。


  “都说过不是我!”


  -----------------------------------------


  “其实驻扎过地球的奥特曼又不光只有我们几个,麦克斯不是也曾经留在地球一段时间。我看麦克斯非常可疑。”赛文决定先把锅丢出去。


  “为什么?”


      “因为……他号称‘最快、最强’啊!听起来就很可疑!”赛文理所当然的说道。


  雷欧和泰罗茫然的看向赛文,眼神纯洁的让老司机如赛文都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急忙转移话题:“咳咳……总之把麦克斯叫来问问。”






  一发奥特签名将麦克斯也叫来了办公室,陪着他来的还有杰诺。


  在听明白的事情始末后,麦克斯立刻强调了自己的清白:“我是无辜的!你们不能因为我在地球待过就怀疑我啊!”


  “麦克斯是无辜的。”杰诺在旁边点头。


  “你们两个在学校时期就关系好,证词无效。”赛文出声。


  “那雷欧给赛文做的证词也应该无效才对。”一直没有说话的初代突然出声。


  “哥哥你!”


  “别激动,我只是觉得应该公平公正。”


  “我觉得麦克斯确实不是犯人。麦克斯的性格是非常正直认真的,虽然和地球人一体化过,但和他一体化的地球人东马快斗截止至麦克斯离开地球都是个没有相关经验的男孩。而麦克斯平时除了战斗,也没有利用东马快斗的身体做过什么事情,因此他应该并不清楚地球人的繁殖方式和喜好。”


  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杰诺收获了众奥诡异的眼神——你为什么这么清楚?!


  但杰诺和梦比优斯并不熟,因此到也没有奥怀疑他。总而言之,麦克斯的嫌疑也暂时排除。






  -----------------------------------------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上次梦比优斯不是说过,曾经不小心跑去了其他宇宙见到了其他宇宙的奥特战士?我记得是叫……迪加?”


  “犯人肯定就是迪加!”泰罗拍了下桌子断言,“我听戴拿说过,迪加曾经是黑暗的战士!”






  于是刚巧在奥特之星逗留的戴拿也被奥特签名叫来。


  “才不是迪加呢!”戴拿听完后立刻激动的站起来,“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我们地球人怎么可能随便就对刚认识的家伙说那些浑话啊!你们到底对地球人有什么误解!”


  “迪加是地球人吗?”杰诺悄悄的小声向麦克斯询问。


  “应该是指和迪加一体化的地球人吧,类似我和快斗的关系。话说回来这位是……”


  “他是刚好留在奥特之星作客的戴拿奥特曼,和他一体化的飞鸟君是个地球人类,现在在说话的大概是飞鸟君吧。”在一旁杰克低声向两个奥解释。


  “……我总觉得梦比优斯的事情都快传遍整个奥特之星了。”麦克斯小声的嘟囔。







  -----------------------------------------


  事情真的越传越广。并且这些奥并没有地球人的羞耻之心,十分具有好奇心和研究精神的去向梦比优斯咨询关于地球人类特有的“口腔交流”的具体操作方式。


  甚至还有奥跑来向希卡利咨询体验。


  希卡利十分淡定的将正放在科学局检查的“性格改造仪”拿了出来,对准佐菲来了一枪。经过希卡利修复的“性格改造仪”效用被延长到了整整一天。


  于是那一天,光之国的奥们有幸目睹了蹦跳旋转着在大街上狂奔的奥特警备队队长,以及在后面焦急追赶的警备队众成员。


  众奥再也不敢提起这个问题,此事在明面上暂时告一段落。至于大家是否会私下从别的渠道(比如戴拿奥特曼处)进行咨询就不得而知了。




  -----------------------------------------


  “希卡利……”梦比优斯看起来情绪非常低落。他低垂着脑袋,圆润的眼灯看起来比往日暗淡了几分,双手互相搅着。


  他又犹豫了几秒,才在希卡利注视下低着头出声:“……对不起,上次的事情给希卡利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


  “不……要道歉的是我才对。”蓝色的光之战士立刻伸手握住了梦比优斯的手:“没想到这件事会传的到处都是,给你带来麻烦了。”


  “没有没有!”梦比优斯急忙摇头,“都是我不好!”


  “不!我不应该去找佐菲问那些事情……都是我……”


  梦比优斯抽了下自己的手,但希卡利握的非常紧,他只能就着这个姿势继续说:“其实我只是听说……听说地球人类的情侣都喜欢这样交流,是增进感情的一种很有效果的方式。”


  “梦比优斯……”


  “因为我们很久没见面,所以我才想这样试试看……对不起希卡利,以后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不,关于那个……”希卡利眼灯闪了闪,清了清嗓子,才别别扭扭的小声道,“我觉得地球人的这种交流方式不错……我们下次再试试吧。”




---fin----






后记:关于梦比优斯的知识的由来-----


  斑鸠:啊,不知道未来有没有看我送的那几本书呢?


  哲平:你是说未来离开地球的时候你送的?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书?


  斑鸠:就是一些“如何取悦你的恋人”“拉进伴侣的距离”之类的书。


  哲平:卧槽你送那些干嘛?!


  斑鸠:因为我看他们奥特曼好像都不会教这些,我是为了未来好啊!


  哲平:你想死啊!!!!




---真·fin----



这是一个和 @吾十金 的换粮。换了一辆希梦图车。
本来这文开车的……然后断了,再接着写就变了画风……所以这个事情教育我们开车千万不能半道下车。----2017.06.11 茶冻

评论

热度(172)